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申请解屏被驳回了,重新编辑又总是弹出来

我不知道怎么办

应该没人看这篇吧?写得真的不好,黑历史范畴,如果没人看我就不管它了

+

棋逢怼手

标题又名:这个学长有点兽

*没试过这种校园向段子,写着玩儿(我会被打吗)

正文

“这么大的太阳你们不热吗?!”学院大门不远处传来魏无羡的咆哮,右手食指怒怼头顶金乌,“你们看看,啊,这玩意儿能晒穿脑壳盖子!你们居然全员到位,一个人都没落下!”

几个学生会小成员畏畏缩缩站成一排,被魏无羡要打人的架势吓得缩成了鹌鹑,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全员到位……有什么问题吗?

莫非是要故意迟到缺席不成?

小成员们的大脑正在飞速运转,只听魏无羡扯着嗓子又发话了:“你们啊,就趁着机会做作吧!新生报道,看长得正的妹子,帮人家小姑娘指个路提个包,顺带还恬不知耻地撩一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当学长的都是些什么...

+

花期可期

*送给阿征 @变化之征 的文,然后疯狂表白阿征以及她灵巧的手
*久等啦,希望阿征不要嫌弃这篇qwq

淡圈又何妨?山水总相逢!

______________

阪有桑,隰有杨。既见君子,并坐鼓簧。

一一《诗经·秦风》

正文

杯中茶水换了又换,却抵不住小瓷杯外涌过来的阵阵凉意。茶凉味涩,宋岚沉着脸,面不改色地仰头将茶水倾入口中。

屋外长街人声嘈杂,屋内也并不清净,宋岚却只是眉头微微一皱,侧耳静听,抛开周围市井的闲谈,试图从乱如麻的杂音中辨出那人清亮嗓音,或者说,能望见那人灿若明星的眸子也好。

没有,什么都没有

清茶入喉本该静心,宋岚一杯一杯的灌,想要浇灭什么,可胸中...

+

杏花冢

*可不要被标题骗了,这是he呀(笑)
*小宋道长和杏花妖的故事,不是桃花侠大战菊花怪
*爆肝且烂,未完结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______________

正文

阳春三月,料峭春寒未过,细腻的暖阳抚过山腰,照得山间池水温温热,惊了池下几尾红鲤。

不知何时,白雪观后山出现了一大片杏花林,掩在重重青木中,却不显得突兀。正值花期,白瓣红蕊的杏花一簇簇咬着枝叶,凉风袭过,打散了精致的粉白,脆弱的幼花簌簌落下,恍若隆冬飞雪,唯恐一触即碎。

水畔的杏树很高,盖过了周围的树丛,树下有一冢,不太显眼,却无杂草丛生,显然是经常有人打扫的。

白花丛中竟有一点黑漆般的身影,身姿傲然伟岸,眉眼清淡...

+

天不算晚,可窗外的色彩已然黯淡下来。暖色调的窗帘被人拉上,将逼仄的合租房裹得严严实实。

雨还在下,这不似夏天的雨那般热情,淅淅沥沥,轻飘飘打在玻璃窗上,雷声隆隆低沉,好似委屈的巨兽呜咽,唯恐扰人清梦。

细小金属的咔哒声后,他背着湿透的黑色双肩包,拖拽着一地雨水进了屋子。

陈旧的收音机还在响,沙哑卡顿的音色传来近日天气的预报。不远处的台灯还亮着,澄黄色灯光下,是一本翻了几页的书。

+

实名表白阿征qwq

变化之征:

双道长衍生翎羽簪『浮游清鸿』,赠予 @荷姀梓 太太,谢淡坑辞别之恩。
(图上簪杆后期涂去)

两位道长皎若明月,傲似鸿鹄,剑底风霜勘破邪魔,却遭天命捉弄,两相负后双双殒命于雾隐死城,是为浮游之寿。
幸得命运之子前来探寻,挫败恶人阴谋,救得一点残魂与半人清明。从此霜共星尘,同行世路,聚魂养身,除魔歼邪,是为一瞥清鸿,岁若千秋。

用材说明:
(主体部分)翎羽铜配——鸿鹄之羽
冰种玉髓戒面——月华流照
仿贝鹿角——行于林间
白猫眼石——皎若明珠
仿龙息石戒面——星坠苍穹
石榴石花蕊——血溅青衫
海蓝宝x蓝爆花晶——晨星碎魂
太赫兹x蓝砂石——霜化凶尸

(流苏部分)
渐变...

+

【双道24h活动】欲雪

*这个活动简直就是群芳斗艳,于是我决定安安静静当颗小萝卜菜。
*入群当晚的脑洞,希望不撞梗
*非常感谢洛白的策划,辛苦啦

 

中秋快乐!

 

 

正文

 

 

 

 

凛冽北风如刀刃,一阵一阵与宋岚擦肩而过,刮在他脸上。高空飞行,寒意更甚,他竟不为之所动,仅将麾衣的绒毛领往上扯了扯,寒流掀起衣服后摆,凌空翻腾着猎猎作响。

他稍稍一抬眸,便望见白茫茫深山中的一点黑墨,白雪观观如其名,镶嵌于朔北之地的重重雪山之中。

宋岚暗施剑诀,微提着衣摆挽着袖口跃下剑,从容地踏上一地银枝,白虹闪过,拂雪入鞘。

风烟俱...

+

洛白♡:

双道24h终宣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他们是光风霁月的两位道长。

他们本该除尽世间奸邪

无奈一招祸乱,

生者口不能言,

死者目不能视、不剩完魂

然天理昭昭,善恶有报

两位道长必有重逢之日!

待他醒来,仍是少年模样

那时,眉目如初,不负韶华!


活动在中秋节前后,9月23日晚十点半开始,至9月25日凌晨两点整结束。


相关活动人员、时间及预告:


(九月二十三日)

——22:30...

+

长安忆

*雁雁让我撒把土,于是我就来撒把土了(来水个贴)越写越烂系列
*有人记得大明湖畔的长安忆吗

【叁】

冥冥之中,似有明火忽闪,火光愈来愈亮,灼烧了晓星尘整个视线,一声尖叫撕裂了他的神志,一股热浪喷涌而来,烫得他挣不开眼,眼泪直流,哭喊声和兵刃相接的铮铮声不绝于耳,如鬼魅凄嚎灌入两耳,他无力地向后倒去,却有一只大手牢牢地拽着他往外跑,大火呼啸着蔓延过去,逐他们的背影,他惊惶地向后看去,一卷被浓烟熏黑的卷轴“啪”地从房里的书架上掉落,他想弯腰去夺,而前方泠泠剑光正欲袭过他脖颈,晓星尘睁大眼,恐惧直穿胸膛,他张大嘴憋红了脸也喊不出声,千钧一发时却有另一道白虹扫过,格开了那一剑,随即一声震耳的喊叫扰...

+

话多不废

日常释放负能量,主页好比垃圾场

在下段子手,无事不bb

如果您看到这篇,那么我很荣幸被您翻主页
之后的一年,如果我不更新长达一两个月之久,不要奇怪,本人可能处于三种状态:1.准备高考2.临近高考3.正在高考(但实际每周末都会在线)

承蒙不弃,不过出于私心还是想和好几个熟悉的关系不错的宝贝儿们一直保持联系。

如果有一天,我刷tag或者更新的时候,再也看不见那些熟悉的小伙伴,我一定会很失落吧。长情,励志填完双道大坑,但求某天刷tag依旧能看见熟悉的小伙伴产粮。

单纯的希望人走茶不凉。

人不一定要有影响力,但笔下的文一定要有感染力。
努力使自己变成一个有才华的人。当你觉得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时...

+

尽余欢

*纯糖无脑甜,不走心段子
*今天心情不美丽,于是群发骚扰众lo主,如若被扰,请立刻拿起手机拨打……咳,不管你我是生米还是孰饭,我都祝你们七夕快乐!(系统繁忙,我祝福还没发完……)

大概是两人还没成为道侣的时候

宋岚对晓星尘说:你跪着也要把饭吃完

正文

盛夏正转过初秋,池塘荷花还未来得及凋零,偌大的荷塘便闯入了一黑一白两道倩影。

晓星尘足尖轻点过池面,雪白衣摆蹭过粉荷花瓣,带走几缕清甜,水上碧叶也随着他的动作翩跹。他抽出霜华,剑锋挑过水面,带起一层细浪,轻柔地击打在船头。

宋岚屈膝坐在船上,侧耳听着由远即近的破空声响,他从容地站起身,反手抽出拂雪格挡下晓星尘的突然袭击,剑声铮然...

+

非劫

*梗源来自抖音一禅小和尚
*晓星尘:子琛,约妆吗?
很赞同鲁迅先生的这句话: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我以为我控制住了字数

正文

屋里炉内焚着椒兰,房门却大敞着,门外白衣端着小木凳坐在上边,手执细软布绸,一丝不苟地擦拭着怀中剑。

又一黑袍道人从屋内走出,站在白衣旁,那白衣似有所觉察,仰头朝黑袍弯了弯眉眼,放下剑站起身,与他一道凝望夜空。

烟云卷过几重山,在天边绕了两绕,在夜幕初临时消散殆尽。长街歌楼悠悠笛响和着缱绻绵长的江南小调飘到那座无名山上。

苍穹翻转,将忽闪的星子哗啦倒入人间,正值月上柳梢头,与星辰相得益彰。...

+

加我微信看晓星尘在线骗婚

*没错是我,段子狗摇身变成标题狗,文体不明,应该是talk show
*不要开评论骂“还我明月清风!”,明月清风被我吃了
*以下梗源是我与我小姨的沙雕消息记录,插微信截图不方便,我就直接手打出来给大家看看

小姨:找男朋友要找长得喜庆的。

我:???

小姨:要找长得喜感的。

我:???你是想说找个爱笑的吧?【/笑哭】

小姨:嗯,对嘛,当然也不能是那种成天哈哈哈的,跟个二百五一样。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我是二百五……

小姨:也别找那种整天板着脸不说话的那种,好像谁欠他似的,看着急人

我:人家可能比你更急【/笑哭】


正文...

+

于去年巴黎的深秋

*没试过这种风格(非主流文学),咱们凑合凑合……凑合个屁,就是写不出感觉。我迟早要完

不不不我已经完了,怎么会这样……

正文

宋岚不清楚此时是晚间几点,巴黎的街头已经不存在过往的行人,漆黑的夜空看不到繁星。暖洋面吹来的西风夹杂着细雨冻成了寒流,十分殷勤地在他脸上点缀一番,原本如霜冻般的神色又徒添了几分冷酷。

其实也并无例外

宋岚提了提颈上厚重的围脖,将头顶黑色伞面压低了些,瞬间变窄的视线蓦然撞上不远处澄黄的灯光,他怔住了,仿佛在静谧沉睡的小城看到了天使。

那是一家还未打烊的小店

此时深夜,他既不渴也不饿,却如同孤独的浪人,本能地朝温暖的地方行进。...

+

以为会走很久的正经路线,结果《化鹤归》后就打回了原形。我发誓会好好写文的
上次忘了阿箐姑娘,这次又来了一发(其实是脑洞无法用文本呈现出来)别嫌我烦啊hhh之前被道友控诉说糖里带刀,这次没刀,放心啃

就是没之前幽默了
看了下,还是宋晓

+

化鹤归

*七月份的动物世界。爆字数,略长
*文盲一个,有bug请去评论区怼我,不要客气
*有这首歌,还阔以,悄悄安利一下

正文

寝殿的门虚掩着没关,大概是主人放心地故意让不速之客闯入自己的屋子里。那人十分领情地轻轻将门缝的口子撕得更开一些,将修长的身躯塞了进去。小贼刚进屋,目光便正对上卧榻上黑袍男子的睡颜,他步伐一顿,嘴角忍不住上扬,又贼兮兮地蹑手蹑脚移到男子面前蹲下,也不顾身上白衣衣摆拖着地沾上少许灰尘,肆无忌惮地瞧着榻上人浓密的黑睫,英挺的鼻梁,秀拔的剑眉。

寒霄峰的主人生性孤傲,神色更比霜寒,偏又生的清俊,身姿挺拔,不染尘世,不论他如...

+

怪志·有妖气

*吃肉吗?不撒盐的那种
*别怼我是取名废,想知道这篇原名吗?《捉妖记》!厉害吧?
*《聊斋志异》《喻世明言》看得我脑仁疼。果然,污术皆是独出心裁,自成一家,唉…学不得学不得。
*乐弥太太的点梗让我有了开自行车的灵感

夏天空调车2元谢谢:十个星星九个撩,还有一个赛狐妖

我算算……这肉炖了整整三周啊……

撞剧情没?没撞吧?

+

【双花】狐遇

#瞎几把乱写,巨型ooc现场,别怼我,千万别
#沙雕乐弥点梗,正经的题目不正经的文
#本来是送给乐弥太太的生贺,结果拖到现在,感谢太太不杀之恩!乐弥明天就要离开我们去集训了,这篇烂文就既作为生日礼物又作为临行前的送别礼吧!
愿我们友谊长存 @悲逆流川—乐弥❤️

正文

***

雨后的山林笼罩着一股湿漉漉水汽,青草的芳香晕染其间,泥泞小道的脚印却错综复杂。

在这样清新怡人的林子里,孙哲平成功地和与和自己同行的登山大队走丢了。

他鼓起勇气绕了大半个山腰,半个人影也没见着。孙哲平无奈地踢开路边潮湿的小石子儿,正准备下山,他耸了耸肩上的背包,查看着周围的山路。突然,身旁的草丛窸窣作响,孙哲平猛地回...

+

何归

标题又名:今天子琛不在家

写东西就得接地气(笑)

全程瞎扯蛋

-------------------------------------

正文

“武林上下,高手如云,江湖侠义之士多好结交兄弟朋友。殊不知,出道有先后,修为有高低,玩儿倒是能玩儿到一块儿,却不能进行‘学术’交流,久而久之,就跟恋爱的少男少女一样,好端端的恋情就这么吹了。但我和他不一样。”晓星尘说到这里,用手肘捅了捅身旁的宋岚,眼神一勾,“我俩不仅能玩儿到一块儿,就连打起架来也不相上下,谁也欺负不了谁。”他话未说完,自己就先笑起来。

兰陵金氏的晚宴,硬是将宋晓二人给抬了过来,两人推托不得,只好杵在这儿跟其他修士有...

+

明月清风羹则是打了个鸡蛋进去,然后将蛋白蛋黄分开,蛋黄煮熟如一轮明月,蛋白打散,煮成了丝丝缕缕的细丝,又加了点切碎的葱花调味,也是赏心悦目的一道菜。

by北野无星《魔道小吃街》(双道篇) @北野无星

之前答应过你说做出来会发给你嗯

终于能够明白,写家秀和做家秀的区别有多么的让人痛心疾首。现实应该是:蛋白煮熟如一轮明月,蛋黄打散,煮成了丝丝缕缕的细丝。

北野你可以感受一下,一个能把面条煮成糊糊的人下一次能把傲雪凌霜丸煮成什么样子

+

笑点太低有救吗?

问题:笑点太低还有救吗?
相似问题:如何抹平即将奔三小鲜肉的法令纹?

匿名题主:今天,我再一次将我的男友揍成了九级伤残。在我误踩香蕉皮一屁股跌到地上的时候,他不但没有扶我,反而笑得开怀,在大庭广众之下,陪我坐在地上,抖得直不起身子。敢问这种笑点奇低的二百五是否可以放弃治疗?

评论648
赞1654

傲雪凌霜

把恋人当儿子养的老干部作风|带着儿子carry全场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星尘突然的关心

在回答姑娘的问题之前,我有必要谴责一下姑娘的行为,一个大男人能够放下尊严陪你坐在厚厚灰尘的地上,已经实属不易,不管他是笑得两腿发软还是故意为之。仅仅因为这件小事对你的呆系男友施暴,未免...

+

长安忆

【贰】

滚过来水贴的我,又水了一章

星星:你阳春白雪,我下里巴人

==================

正文

待晓星尘悠悠转醒,暮色已四合,艳阳西下露出一抹辉光,照在房间的桌案前。
一早到达长安,一觉睡到夜幕,晓星尘从未觉着自己这样疲惫过,他下楼匆匆用过晚膳之后,天色像是被人擦黑,初春落日竟这样早,早到他还未看清整个都城的容貌。

过了早市,街上的人少了大半,加之客栈地处偏静,窗外窸窸窣窣的人声如蚊呐。天差不多已黑透,晓星尘无心出去闲逛,索性打开窗户透气。

房间布局还算简单,木窗呈对开式,夜色弥漫,近处的街楼有些模糊,远处的景物反倒清晰。他双手撑在窗栏上,稍稍抬起头,眺望远方,重重...

+

洁癖晚期能治吗?

问题:洁癖晚期患者还能治好吗?
相似问题:掉在地上3秒钟的花生还能吃吗?

匿名题主

如题,跟我男朋友在一起两年了,我竟然现在才发现他是个洁癖!我的衣服不到两天就被他拿去搓干净了,虽然这样免除了我亲自洗衣服的痛苦,但是!他连我的毛衣和羽绒服也不放过!!我快受不了了,各路神仙有什么办法吗?

评论152
赞1043

明月清风

专业调教洁癖30年|性冷淡的洁癖不是好洁癖
洁癖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非常荣幸回答姑娘的问题,首先,我得向你的毛衣和羽绒服默哀,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想告诉你,你的状况比我要好很多。

我的男朋友和你的一样,也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洁癖,可不幸的是,他不仅洁癖,他还面瘫,...

+

长安忆

*唐朝设定(说书起源于宋,这里出于私心架空一下)
*挖个小短篇消遣
*我闭嘴

【壹】

==================

正文

他觉得,这个地方好像来过。像是来自亘古绵长的记忆。可他什么也记不得了,连自己此次不远万里赶赴长安的目的,也在舟车劳顿之中甩得差不多干净。

他隐隐约约记得,他是在找什么,连是人是物他也不清楚,偌大的都城,一根银簪,一把长剑,甚至一花一草都能成为他寻找的对象,要寻一个自己都说不清的东西,与大海捞针无异。虚无往事如飞沙走石,藏匿在都城的各个角落,再无踪迹。

三月的长安不如别的地方那么寒冷,春风拂过几重山,拂去了料峭春寒。暖阳早早迎着大街,带起一束蒸气,和着桂花...

+

75 °奇遇【高考应援】

想自作多情地为今年的考生写点什么,隐约记得今年有不少道友高考,虽然可能现在应援有些提前了,但毕竟我得权衡我自己的时间(不是520哈哈哈)

态度决定高度,心态决定状态

祝高考一切顺利

================

「我向左转75 °,你向右转25 °,望见彼此不难 」

正文

“啊?学长泡学妹?!”阿箐端着盛满早餐盘子的手一抖,三明治险些与餐桌亲密接触。

“错。”宋岚将刚看完的报纸折了两叠,淡定地往阿箐脸上一扔,“是学长泡学弟。”

今天学校准时下课,不少学生从校门涌出,为快要熟睡的城市带来了噪音,熙熙攘攘的人群流过大街小巷,仿佛人间的长河。

晓星尘单肩挎着背...

+

是时候给自己做个总结了,总之感谢所有爱我支持我的各位

【这个真好玩儿hhhhh】

看你们产粮我也很快乐

+

江湖债

*画风突变(星星ooc!!)
*禁欲镖师宋子琛×元气绿林晓星尘(对你没有看错)
*撩神绿林好汉教你如何与镖师谈恋爱

我发现!这篇!完全可以!写成晓宋!

侠气全无的尬文,我又来辣眼睛了

太尬了,你喜欢对话吗?

正文

01

“去他娘的晓星尘!”大清早,镖局就被屠四叔洪亮的嗓门给震掀了盖儿。他刚走镖回来,直接冲进大堂屋,提起桌上的酒壶猛灌几口。

“得了四叔。”打杂的伙计白了他一眼,斗胆调笑道,“人家年轻气盛,你一个老单身汉就别跟他斗了。”

一提到单身屠四叔就来气,他将酒壶狠狠往桌上一掷,震得那伙计一个哆嗦,“我呸!就你贫!他还不是单身!”说罢他挑起大拇指指了指一旁扫地的年...

+

大概是伪更吧

做到肝痛

+

林花渐落春深处

*生日翻车没毛病,野战温泉play
*小朋友禁戳
*《竹马竹马》小节扩写

林花渐落春深处,恰似故人寻梦来

晓星尘:被你撞得只能干嚎你居然还笑我

水下激吻是男人的浪漫(这个被禁用了,链接在评论区)

车看得很多,希望关键情节没有和其他太太撞

+

故人辞

*《子时已到》后续
*先祖的故事,这可能还是一篇双道
*人物永远归原作者!!
*完了,我可能在乱打tag,别砍我,我怕疼

喉咙痛,一秒变哑巴,更文快乐

宋岚:不能在丈母娘面前和媳妇儿腻歪,很尴尬

正文

为遇一人而入红尘,人去我亦去,此身不留尘

“蓝兄,是我,我是……芡儿。”

这座山上,不曾有过什么人烟,呼啸的狂风吹散了从天而降的碎琼乱玉,吹成细小的冰粒儿,如同沙子一般铺遍满山,随风而逝。

冬日的暖阳来得快,去得也快,天黑得很早,房间的门窗紧闭着,窗棂被风击得砰砰作响。晓星尘托腮望着窗外渐暗的天色,一声轻叹,紧了紧衣领,坐回到宋岚身边的火炉旁。

“师尊还没回来。”晓星尘挪了挪凳子,依偎...

+

© 荷姀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