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游园惊梦(一)

重度ooc,慎点,主人公归秀秀

博学冷艳少爷宋x温润如玉戏子晓

是篇HE

时间线大概为明朝末期的样子,这大概是个中长篇吧。。。

这个设定各位能接受否?

好了我开始了

 

小镇上

今天街北反常的热闹,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竟然少了不少,就连平日路边摊位叫卖的小伙计也有些心不在焉,心思似乎都往那街北边飞去了

这是小镇上一条很长的街,街的最北边坐落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茶园。

茶园外观静雅朴素,但是走进去就会发现,戏台装潢是十分华丽的,茶园的戏台靠墙建立,设有一定高度的台基,呈伸出式,三面观。台基前部有四根角柱或四根明柱,与后柱一起支撑木制的天花,台板下面埋有大瓮。戏台朝向观众的三面设雕花矮栏杆,灵动的莲花浮雕嵌入戏台两边的柱壁。台顶前方悬着茶园名匾——扶春园。主人周四爷是个仁厚朴实的中年男子,茶园开张不久,生意就愈发的红火起来,倒不是这儿本身的点心吃食可口,而是这茶园的角儿个个身怀绝技,腔调咿呀婉转动听,十里八方的豪门贵客都会千里迢迢赶来听上一曲。

为数不多的几个角儿中,晓星尘便脱颖而出了。这戏子身段优美,腔调更是好听的要紧,只他往台上一站,那天地都为之逊色几分。他几乎不在外主动说起自己的名字,也没什么人见过他卸下妆容的模样,只听得这戏子有”明月清风“的雅称。

梦回莺啭

乱煞年光遍

人立小庭深院

炷尽沉烟

抛残绣线

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好!!“台下观众的掌声不绝于耳。

昆曲《游园惊梦》是晓星尘的拿手好戏,他一开口,聊天的嗑瓜子的喝茶的几乎全都停下动作竖起耳朵

戏台楼上的青年微微皱眉,他似乎不喜这样过分喧闹的场面。他瞧着台上的戏子,一袭红衣坠地,眉间朱砂轻点,眼尾勾勒出一抹嫣红,雪白高挺的鼻梁两边嵌着明媚的双眸,黑丝如瀑布般泻在身后,半卷衣袖抬起遮住了面颊,一颦一笑都叫人看直了眼。青年本不好皮囊姿色,竟也为这戏子的英貌动了几分神色。

恰逢一个穿着碧青色旗袍的姑娘过来倒茶,这姑娘年纪不大,十二三岁的样子,将发髻挽成两个丸子,绑着水粉色发带,十足的俏皮模样。“姑娘。”青年叫住了她,道:”你可知这台上戏子的名字?“姑娘抿嘴一笑,甜甜道:”回公子,此人姓名不便透露,称其’明月清风‘就好。“  ”那你......“ ”小女名阿菁。“阿菁微微叩首,出了青年的厢房。

明月清风......

在戏子操着忧郁感伤的调子结了戏,“明月清风,倒也是个美人。”青年嘬了口茶,捋了捋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待席上观众走了多半,他踏着下楼的台阶,走出茶园。

这青年正是镇上豪门宋家的大少爷——宋岚。

宋家经营着镇上最大的钱庄,宋老爷极富有经济头脑,而立之年与夫人白手起家,以致宋氏有了如此丰厚的家底。宋夫人聪明贤惠,一生相夫教子,加之宋老爷的精明能干,宋岚在如此的家庭环境下长大,不负众望的成为了一个博学多才,文武兼备的翩翩佳公子。宋岚相貌生的极好,肤色白如脂霜,剑眸星眉,侧脸勾勒出分明的线条。自打小时候起,主动上门提亲的人家不计其数,宋老爷都以宋岚年幼或者学业未成等诸多理由推脱掉了。老爷向来尊重宋岚自己的选择。

因为他知道,儿子所待之人,并非这些庸脂俗粉所能及的。

几日后

难得私塾先生让自己休了一天假,宋岚帮父亲办完最后一笔业务,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散着步,自家钱庄在街的最南边,和扶春园刚好处在街的两头。他眺望着扶春园的方向,不由得停下步伐,那天茶园的戏子的模样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直到一个娇小的身躯撞进自己怀里。

“阿菁?”宋岚几乎脱口而出。

“呀......公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阿菁本能的退后,吓得小脸有些发白。宋岚平时几乎不笑,冷着一张脸的样子更是吓人。

“阿菁,叫你不要乱跑。”一个声音响起,音色清亮温和而带有一丝责备,“这位公子认得小妹?”

宋岚抬头便怔住了,这张脸无论如何也错不了,还能是谁?晓星尘

今日晓星尘未着华丽的戏服,手持一把白羽扇,仅一件素色长衫,温润如玉,仿佛未染尘世的莲花,除去浓妆艳抹,干净白皙的脸比化妆之后的更好看。

“在扶春楼见过。”宋岚深吸了口气,说道。

“端茶倒水倒是安分,一出来就疯。自家妹子生性顽劣,还请公子不要见怪。”晓星尘面带歉意笑道。

“无妨。”宋岚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波澜,可他又不甘心地补了一句,“宋岚,宋子琛。”

“早就听闻宋公子的大名,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晓星尘自顾自地说道,嘴角噙着笑。这人似乎很爱笑,可能是身为戏子的原因,他笑起来带着三分的妩媚,宋岚眼里闪过一丝错愕,随即冷静下来

“想必这位就是’明月清风‘了。敢问阁下大名?” ”在下晓星尘。“到底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晓星尘心下有些无奈。

“那我能叫你子琛哥哥吗?”阿菁突然插嘴道。

“阿菁,休要胡闹。”

“当然可以。”宋岚性格清冷高傲,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今日见了晓星尘,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很少见着有小女孩对自己如此大胆,他倒也来了兴趣。宋岚走向不远处买糖葫芦的小贩,付钱拔了一根递给阿菁,满意地看着小女孩惊喜的表情。

阿菁一边嚼着糖葫芦,一边抬头对着身后的晓星尘嘟囔:”人家子琛哥哥可比你大方多了...“

宋岚不禁扬起嘴角,晓星尘一时语塞,使劲揉了揉阿菁的脑袋,有些窘迫地朝宋岚笑了笑。

”真是麻烦宋公子了。“

”今日权当宋某和晓公子交个朋友,道谢的话不必多说。“宋岚对上那双温柔的眸子,”还有,你的声音很好听。“

......

”那么,后会有期。“

 

 

”星尘哥,你有没有觉得子琛哥哥很温柔?......星尘哥?”阿菁拽了拽晓星尘的衣角,把他飘远的思绪拽了回来,将最后一颗糖葫芦举起递给晓星尘。

-----------------------------分割线---------------------------------------------------------

能接受这样的岚岚和星星吗。。。。

这一部分需要交代的背景有点多,可能有些无聊

PS:一开始不大了解戏楼装潢,然后就查了下,中间描写戏台有两句话引用了度娘“中国戏楼”《游园惊梦》出自《牡丹亭》第十回

码字有些慢,就这点东西我码了一天。可能在第三章会变得精彩一些?总之欢迎批评指点

评论(22)
热度(44)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