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游园惊梦(三)

嗯。。。拖了好久【望天】最近产粮活动过了之后感觉天地都沉寂下来了啊。。最近大家都很忙吗。。太太们,你们都还在吗?我好慌啊QAQ

 

顿时,无形的硝烟在空中弥漫,围观的人群惊叫着四散开来。

宋岚迅速冲上前,将晓星尘的肩扣住,转身拉住他的手将其护在身后,一脚踢倒正欲出手的黑衣打手。冷冷道:”王管家。“  ”我当时谁呢,宋家大少爷。“王管家漫不经心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摆,”宋老爷要是知道他的儿子为了袒护一个戏角儿在外面与人大打出手,他会怎么想?啊?哈哈。“

王泽是秦府的大管家,加之他油嘴滑舌,阿谀奉承,秦老爷对他十分信任。人们皆知秦家老爷是个花天酒地的风流人物,青楼的常客,心思龌龊不知祸害了多少妙龄少女,只怪他秦氏财大气粗,大伙都是敢怒不敢言,唯有宋家与之抗衡。这下倒好,今日茶园相逢,真可谓是冤家路窄。

”子琛...“  ”没事,有我。“宋岚拽着晓星尘的手紧了紧,随即转过头对王泽道:”你同你家主子狼狈为奸,做这种勾当,跟流氓无赖有什么区别?“

王泽的脸似乎僵住了,狰狞的笑容爬满了整张油腻的脸,”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宋少爷,得罪了。“他比了个手势,身后的打手蠢蠢欲动,”可别伤了那张脸!“

闻言,双方即刻出手,宋岚拉住晓星尘跳上身后的八仙桌,踩着桌沿,脚尖一勾,将桌子掀了出去,砸到最前面的几个人脸上,晓星尘将白玉扇一甩,露出精致的扇面,朝周围人袭去,象牙扇骨在人身上留下道道血痕,他迅速向几个高个子的腹部踢去,一连踹倒好几个,晓星尘连踏两步,退至宋岚身后,与他肩靠着肩。”身手不错。“宋岚挑眉。”那是自然。“晓星尘低头笑道。紧接着众多打手形成合围之势,两人被重重黑衣包裹。宋岚下盘发力,凌空而起,踩上一黑衣的肩,身子一旋,手化为刀刃向黑衣劈去,将人击出几米远。晓星尘出掌化去黑衣重拳的力道,右手抓住人的臂膀,将其投了出去。

”这角儿和那毛小子倒是有两下子。“在一旁冷眼观战的王泽摸了摸下巴寻思道。看着快要崩溃的局势,他的脸逐渐阴云密布,突然他拾起地上断掉的桌腿朝背对自己的宋岚挥去,晓星尘神色一惊,冲出重围闪到宋岚身后推开他,替他挡下这一击,晓星尘闷哼一声,只觉得后背一阵钝痛,”星尘!“宋岚脸色突变,托住快要倒下的晓星尘,攥紧拳头,对准王泽的太阳穴下了狠手,打得他头晕眼花,王泽趁着自己清醒,握着木棒使出全力想宋岚发出最后的袭击,宋岚伸出右臂挡下,一声脆响,木棒断成两半,宋岚倒吸一口冷气,沉住脚勉强站稳。正当所剩无几的黑衣要冲上来时,一抹绿色的身影闪出茶园的内堂。

”你们这群无赖还不快给姐姐滚!!“阿菁操着一根细长的木杆对着一排人扫过去,把木杆所到之处的人通通掀飞。阿菁身板虽小,力气可不小,她灵活地在人群中穿梭,动作极快,惹得几个黑衣汉子大喝道:”小妮子走开!我们不打女人!“阿菁哪儿会听他们的叫骂,她瞪着眼气急败坏道:”一群烂坯子!有钱了不起啊!!敢动我哥?!“她嘴上骂着,手上动作也不停下,不到一会儿,几乎所有黑衣打手都被木杆揍得龇牙咧嘴,瘫坐在地上。阿菁踩着王泽的肩膀喝道:”叫你欺负人!叫你欺负人!!“

”阿菁。“晓星尘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停下。阿菁只得停手,气鼓鼓地站在一旁。

王泽心下不甘,若不是秦老爷吩咐不准带刀,这戏角儿准能带回府尝尝鲜。

见己方气势大减,王泽心想再拖下去怕是要出人命,随即换上一副谄媚的小脸:”那个...哈哈...若是宋少爷心水这戏子呢,那我们也不跟您抢了...不抢了......您大人有大量,放小的一马,咱井水不犯河水,成吗?“他狼狈地哈着腰,就差给宋岚跪下了。

宋岚内心:???心水这戏子?不跟我抢了??【反正最后是你的人了

晓星尘面颊微红,掩住嘴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宋岚回过神来,淡淡地吐出一个字:”滚。“话语如冰渣子一般扎在王泽身上,言简意赅透着威严,他打了个寒战,带着那些个残兵剩将连滚带爬的跑了。阿菁似乎并不解气,愣是脱了只鞋朝最后一个“逃兵”掷过去。

”怂蛋!!别让姐姐在看到你们!!!“阿菁挣红着脸喝道。站在一旁的小厮整理着桌凳,瘪着嘴无奈地摇摇头:”菁姐......人都跑了...“

经这场风波过后,宋岚体力明显不支,突然膝盖一软,捂着受伤的右臂,跌坐在地上。

”子琛!“晓星尘失声叫道。连忙扶起宋岚,宋岚疼得直抽冷气,额前布满了细细的汗珠,虚弱无力的靠在晓星尘肩上。

”我去叫藏色姐姐!“阿菁拔腿就跑。待阿菁跑远了,晓星尘将宋岚扶到一旁的木椅上坐下。周四爷从内堂出来走到宋岚跟前,满脸的惭愧,连声道歉。宋岚只摆摆手道:”无妨,就当这架是为我朋友打了。“晓星尘不由得苦笑,他此时并不比宋岚好受,后背的钝痛如浪潮般一阵又一阵的扑来。

”哎呀呀,这战况有些惨烈呀。“半晌,藏色提着药箱踏入茶园的门栏,看着周围的狼藉,啧啧道。”我千里迢迢过来可是要给跑路费的......“直到看见宋岚手臂上怖人的伤和紧锁着眉的晓星尘,她把嘴边的玩笑话全都咽了回去。 ”怎么伤成这样?“她一边抬起宋岚的臂膀,一边打开箱子拿出药膏,宋岚手臂上的伤痕很长,淤紫色从手腕一直延伸到肘关节,藏色将药膏涂抹在上面扎了几圈绷带。将晓星尘带到房间里让他趴下。

”要不是宋岚即使赶过来,你小子怕是早就进秦府了。“藏色调笑道,掀开晓星尘的外衣给她上药,”打算怎么谢人家?“

”不知道。“晓星尘趴在床上闭着眼,藏色涂的药凉凉的,很舒服。”你觉得我该怎么谢他?“

”英雄救美定要以身相许才行啊!“藏色笑得花枝乱颤。晓星尘脸上顿时腾起两抹红晕,小声嗔怪道:”师姐......“幸好宋岚在房间外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

”话说回来,你们还得感谢我。“藏色扶晓星尘下了床榻,”在阿菁跑来之前,秦家的人就来找我拿药了。我在他们内服的药里加了点料。”藏色神秘地眨眨眼。”足够他们泻一天了哈哈哈哈!“

......晓星尘默默地给藏色比了个赞

晓星尘走出房间,就看见宋岚坐在椅子上打量着手臂上的绷带,好像在想着什么。他转头见了晓星尘,从椅子上站起,道:”还疼不疼?“ ”疼啊,可疼了。“晓星尘笑道。”那你最近怕是唱不了曲了。“宋岚正色道,”你要养伤。“

 ”扶春园还有阿菁在呢,星尘来我这里住段时间吧。“藏色收拾着自己的药箱道”方便换药。“

 ”星尘,你住我家可好?”宋岚低着头,犹豫再三,还是说出了口,”药材什么的都有,不愁换药。“话既出口,几个人都有些诧异,齐刷刷地望着他。宋岚眼底闪过一丝慌乱,随即镇静下来,紧张地握着拳头,等待晓星尘的回答。

”会不会...打扰了?“晓星尘迟疑道。

”你不是正愁着怎么谢我吗?正好我受伤了也需要休养,在家一个人无聊“宋岚镇压住自己的情绪,脸上依旧碧波澜不惊,”来我家住,你陪我。“

......屋里的对话竟然被你听到了

藏色憋着笑,拍拍晓星尘的肩,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转头朝宋岚道:”大少爷,好好照顾我家星尘。“

 

-----------------------------------------------------------------------------------------------

秦老爷被我写成了金光善???所以最后是阿菁打败了邪恶势力??

打戏写得我想笑hhhhh没事,虐身不虐心,况且这一点也不虐对不对?

PS:因为秦家的社会哥哥被宋晓打成了内伤,所以要开内服药

岚岚:哼哼终于被我拐回家了【计划通】

评论(22)
热度(31)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