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当达芬奇遇上米开朗琪罗

*两个艺术家的故事0v0
*温馨向(也许吧)不甜但是是个he
*依旧是双道ooc
*这只是个短篇qvq
希望你们觉得这不是个刀子。。

[When Lenoardo·da·Vinci meet Michelangelo]

正文

01

这是一个国际艺术家协会最高奖项的颁奖现场。
今年有两个人有幸获奖。宋岚和晓星尘。

晓星尘的作品是一幅画,画上是一个俏皮的少女,她被晨光普照,手抚上玻璃窗,神色慵懒倦怠,一副刚睡醒的模样,温暖而灵动。宋岚的作品是一个三尺高的雕塑:一个穿白裙的天使。翻飞的双翅衬在她背上,双手微抬,唇齿轻启,仿佛在做祷告。

现下两个青年风头正紧。在频频的相机闪光灯地照射下。宋岚悄悄偏头暼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晓星尘,他神色温和,嘴角微扬,脸色却有些苍白,散发出高贵忧郁的气息。晓星尘仿佛感觉到了一旁炽热的目光,转向宋岚回以礼貌地微笑。

“您好,宋先生,我是晓星尘。”
“嗯…”
他说,他是晓星尘。

02

两人的作品展览会就在不久之后,那天,宋岚避开了记者穷追不舍的镜头,径直走向正在现场作画的晓星尘。他被一圈子人团团围住了。晓星尘坐在稍矮的木椅上,挥动着手中的铅笔,他专注地盯着素描纸,笔尖磨擦过粗糙的纸面,发出“沙沙”的声音,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动听。周围人屏住呼吸凝视着画作,生怕扰乱这绘画天才的构思。以至于他们并没有发现一位雕刻大师就悄然现在一旁。
很快,晓星尘不负众望的完成了一幅简单的彩铅画,那是一个哭泣的青年,胸口处有一个心形的空洞,整张画的色调单一暗沉,令人唏嘘。
晓星尘抬头,温和目光准确无误地落在了宋岚的身上。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可以感受到宋岚的存在,他仿佛是一抹沁人心脾的香气,不经意间牵动着人的思绪。

宋岚什么也没说,他看完了晓星尘作画的全过程,准备离开。
“宋先生!”晓星尘拽住宋岚的手,突然觉得不妥,又触电似的松开,“我们…是不是见过?”
宋岚楞了一下,转头道:“晓先生认错人了,我们…未曾见过。”
晓星尘眸色一下子黯淡下来,勉强挤出一个惨淡的微笑。“是了,是我记错了。”

“宋某有一个不请之情。”

“宋先生请说。” 

“能不能,将刚才那幅画送我?”

晓星尘轻笑出声
“乐意之至。”

03
宋岚将画放在房间最显眼的地方,不久,画的一旁多了一颗拳头大小的雕塑。
材料不是普通石膏,那是纯水晶雕刻成的一颗心。
刚好可以放入晓星尘画上的那个心形空洞,契合得天衣无缝。
04
今天宋岚早早的来到晓星尘的家,他敲了敲门,半晌无人应答,一般晓星尘都不会在这个点出门。“晓先生……?”等待他的依旧是死一般的沉寂,宋岚心下一沉,暗道不妙,他用尽全力踹开了门,顿时瞳孔紧缩,迎接他的,并不是一个温柔的笑容。“星尘……”

晓星尘倒在了血泊里。

手腕的动脉已经被割断了,鲜血还在汩汩地流。地上躺着一个被摔破的画板,上面夹着一张素描纸。纸上画着一只…血淋淋的眼珠。画纸上的红色颜料和晓星尘的血融为了一体。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诡异美。

他才刎腕不久,气息尚存。宋岚哆嗦着手撕下自己衬衣的布料紧紧缠住他的手腕,抱起人就往医院狂奔。
宋岚终于明白,为什么晓星尘喜欢无端地将橡皮擦用小刀切成块,或者把刚削好的铅笔掰断。

哦不,宋岚其实一直都明白

早在三年前,抑郁症就如幽灵般缠上了晓星尘
05
晓星尘最后见到他妹妹阿菁时,是在一个狭窄森然的小巷子里。只不过,他见到的,已经不再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了。她的双眼已经被剜去,脸上留下两个骇人的血洞,她坐在地上,双手无力的垂下。一刀毙命。

“啧,你太多管闲事了,晓星尘。”肇事者鄙夷地瞄了一眼趴在地上干呕的晓星尘,扬长而去。

当宋岚带着警察赶到的时候,晓星尘正搂着阿菁冰冷的尸体,紧紧握住她的手,呆坐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很久,他才木然地抬头,发现了其它人的存在,警察手里的照明灯闪得他眼睛生疼。阿菁被法医带走了,晓星尘被宋岚扶起来,他拍拍衣服染上的血渍,朝宋岚笑笑:“子琛,我没事。”

宋岚唯一一次看到晓星尘露出这样难看的笑容。

正当宋岚稍微放心下来松开他的手,他眸色一黯,猛地撞向那堵灰黑色的墙。

“星尘!!!”

晓星尘眼前一黑,身子轻飘飘的好像快要浮起来。他没能听到宋岚悲切地呼喊,只在墙上留下一抹刺眼的猩红血迹。
之后醒来的晓星尘,已经不再是那个晓星尘了。猛烈地撞击让他失忆,他整天坐在床上发呆,或者望着窗外,他胃口大减,身体消瘦得很快。窗外的杜鹃从盛开到枯萎,晓星尘的病情依旧。
宋岚一刻不停的陪着他,直到他再次执起画笔,直到他灿烂的笑再次印上脸庞。
他渐渐地放下心,开始专注于自己的雕刻事业。

可是他错了

他早该知道,晓星尘怎样走进自己的世界,就会以相同的方式挣脱那个世界。

06
宋岚在病房里忘我地创作,他说,当他雕完晓星尘的全身像,晓星尘就会醒来了。
如果,他还没醒来,他就再雕一个。

晓星尘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他梦见,小时候和宋岚阿菁一起捉蝌蚪,放风筝。他梦见,父亲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离开了母亲。他梦见,母亲病逝前温热的手。他梦见,妹妹阿菁起床后望着窗外,阳光抚摸着他的脸庞。他梦见,第一次和宋岚接吻时的紧张。他梦见,那个灵动的少女化为了天使。他梦见,自己一头撞在小巷灰黑色的墙。

然后,在一个明媚的清晨,他醒了。

他醒来后的第一眼就看见宋岚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惊喜地盯着他。

“子琛,我们是不是见过?”

那一刹,泪水夺眶而出。

“我们见过…星尘,我们见过……”宋岚哽咽着抱住了病床上的晓星尘,他不敢搂他太紧,他怕下一刻,晓星尘推开他。
晓星尘轻笑着拍拍宋岚的背安慰他,忽然手腕闪过一阵刺痛,他才想起什么,抬起手腕打量着伤口,眼眸一沉,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口了。
“星尘,错不在你。”宋岚捂住他缠着绷带的手腕,抚上他的肩道。

“我答应过我的母亲,要照顾好阿菁。”
“可我也答应过你的母亲,要照顾好你。”
如果,如果你的承诺将无法兑现,那我希望我的承诺能延续。
此刻,你便是那天使儿。

晓星尘笑了,他勾过宋岚的脖子,与他额头相抵,蹭了蹭他的鼻尖。清晨干净的阳光恰到好处地照进来,给两人镀上了一层金色。他们沐浴在阳光下,彼此拥吻。

“离那天过了多久?”
“三年。”
“你爱了我多久?”
“大于三年。”
“你会爱我多久?”
……
宋岚勾住晓星尘的舌尖吮吸,与他交换了一个吻。
有些问题你我心知肚明,答案我不必说出口。

当清晨的阳光以45度角穿过玻璃窗,你将看到天使儿的脸庞。

那时,达芬奇将遇上米开朗琪罗。

-----------------------------
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都是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所以被我凑一块儿了(笑)

不知小伙伴看懂没?
不难发现,晓星尘画的是阿菁,他记忆中的少女,因为没有将阿菁保护周全使得她惨遭杀害,他心中有愧,撞墙失忆,他画的哭泣的少年是自己,心形空洞是变相的给宋岚表白,而那颗水晶雕的心算是宋岚给他的回应。他在失忆时,对宋岚也是喜欢的情感,所以总是敏锐的捕捉到宋岚的目光。宋岚和晓星尘早在以前就是恋人关系,所以当然见过╮(╯_╰)╭。岚岚在星星失忆的这些年,一直以“宋先生”的身份陪伴左右。岚岚雕的那个天使是小星星,不要问我为什么是穿白裙的“她”=_=,如果要理解为阿菁也不是不行。【我这人话特别多请原谅】

嗯,这是个狗血的ooc食用愉快。之后就要写新年贺岁文了Orz。。

星星:子琛,打住。一睁眼,整个病房都是我的脸,这就很吓人了。。。

评论(12)
热度(59)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