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双道的26字母

我怎么总是隐隐约约记得有小可爱写过这个系列,可是又找不到。是我记忆错乱了?

其实并不喜欢跟别人撞梗0.0不过应该没人写过?

我耿直地拿出了我的3500

【Ache 疼痛】

“星尘!”宋岚急忙奔过去扶住晓星尘,“对不起……疼吗?”

十七岁的少年天性好胜,剑术刁钻急躁,转身一挑,剑锋稳稳地刺在了挚友的臂膀上。

晓星尘呲了呲牙,紧咬着嘴唇忍住阵阵刺痛,勉强朝宋岚一笑:“无妨。”

义庄

宋岚蹲下身,凝视着棺木中的人,他手抚上晓星尘脖子边缘那条细长的红痕。

“星尘。”悲伤如浪潮一般从宋岚心里涌出,“还疼吗?”

这次,无人应答

“对不起。”

【Beast野兽】

“子…子琛……?”
他满脸通红,微微喘息着,眼中好像隐忍着什么,将晓星尘逼至房间的角落。

不知道是招谁惹谁了,对方竟然要以这种方式暗算自己。晓星尘悲哀地想。
合欢散药效浓烈,发作得很快,宋岚低吼一声,朝晓星尘扑过来,抓起他的手腕就把人往床上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

事后

宋岚搂着瘫成烂泥的晓星尘,道:“你师侄送的酒不错。”

【Cheat欺骗】

他仔细打理好自己的白衣,笨拙的双手胡乱地扎好发髻,将道冠戴上,面上缠着三指宽的白绫,巧妙地隐藏了一切肮脏。
“子琛?”他试探着唤了一声,笑得有些嘲讽,双手搭上凶尸的肩膀,凑到他耳边低语,唇齿启合,那对虎牙若隐若现。
凶尸僵硬的身体愈发的寒冷。

滚开,你不是晓星尘

【Debt债】

子琛,这是我欠你的,我们已经两清了。

我现在就走

【Eye眼】

星尘,在我说出那句话之后,你死缠烂打拽着我的手不放也好,你毅然决然地离开也罢。

你凭什么伤害自己

【Friend挚友】

“晓星尘,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

“你…你说什么?”

“你好,我的道侣。”

【Gift礼物】

每年除夕夜,晓星尘总会在道观伙房里忙碌,油脂从炒锅里溅出,“滋滋”作响,几碟煮熟的年糕和饺子香飘十里。难得下厨,年纪较小的几个弟子就会扒在门沿,垂涎等他们的晓师尊做好年夜饭。
平日里清冷的道观也有了年的味道

晓星尘每年都会变戏法一般在宋岚面前摸出一个小木匣子,里面躺着一根簪子,木雕的,玉琢的,他自己做的,都有。“簪子配美人。”晓星尘得意地眨眨眼,打趣道。

“以前还知道送礼物,现在连理都不理我一下。”宋岚看着远处炸开的烟火,摩挲着手心的锁灵囊,“星尘,我好生气。”

【Handsome英俊】

宋岚整天都被一个炽热的眼神紧紧跟随着,吃饭,睡觉,打坐,夜猎。

形影不离

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修长的双腿。怎么看怎么帅。

“我的子琛天下第一俊。”晓星尘托腮,眼神不自觉地又朝宋岚飘去。

【Incapacity无能】

“怪我没能及时赶到。”
“怪我愚昧,不谙世事。”

我如何能救你

【jungle密林】

“子琛!子琛?!你在哪里?”
绝望的呼喊在山间荡开,夜晚的山谷黑洞洞的,幽冷的阴风吹得人脊梁骨发麻。

“子琛!!”呼唤中带有一丝哭腔。
鬼怪的嚎叫阴森凄惨

他眼前一黑

【Kiss亲吻】

“子琛今天真好看!”晓星尘望着一旁拿着毛笔写字的宋岚,痴痴笑着。闻言,宋岚停下来,将笔搁在一边,将人搂在怀里。
“昨天的我不好看?”他故意问道。

“不是不是!子琛每天都好看!”晓星尘连忙摆摆手。宋岚失笑,伸出手指在他鼻梁上轻轻一刮:“嘴真甜。”
“有多甜?”晓星尘侧过头反问。宋岚抬起他的下巴,吻了上去,直到吻红他的脸颊,吻乱他的气息,宋岚才放过他。

“不尝尝怎么知道有多甜?”

【Leave离开】

人们都说,“再见”的意思,是离别后终有再聚之日。可我们再见时,却已是阴阳两隔。

【Murder谋杀】

利剑穿心的那一刻,我知道我的任务完成了

我深爱他,我错过他,我杀了他

【Night夜晚】

夜幕降临,义城迷离的鬼雾渐渐消散,乳白色的雾气留下一条清明的小道,今晚月色正好,晓星尘撑着疲倦的身子坐在义庄高高的门槛上,抬头望着夜空。

可惜他看不见

“今晚的天空好看吗?”他独自喃喃,并没有惊扰到房里熟睡的两人。
“我做噩梦了。”晓星尘抹掉眼眶边渗出的血色,“你在哪里?”

【Occupy占有】

“星尘,别生气了好不好?”宋岚轻叩房门,低声道,“我也不是不让你去,我只是不想你跋山涉水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你开开门。”

起初房里没有动静,许久
“吱呀”
晓星尘探出头来
“那你还让不让我去莲花坞找江姑娘拿莲藕了?”

“不让。”

砰!

整整一上午,晓星尘的房门就再也没有开过。

【Praise赞扬】

“品性高洁的赤诚君子。”

“容貌甚佳,剑镂霜花。”

【Quibble狡辩】

“师父,星尘他真的不是……”

“他真的是。”宋岚师父笃定道。

“他真的是你媳妇儿。”

臭小子,不认老婆,大逆不道!

【Regret悔】

“对不起,错不在你。”

【Story故事】

“第一个下山弟子,惩恶扬善,一战成名,可后来不知怎么了,突然性情大变,成了一个杀人狂魔,最后被人乱刀砍死。第二个下山的是一个女弟子,传说,她的确是长得很漂亮的,可她并没有嫁给一个有钱的大家主,而是与大家主的仆人许定了终身,后来在一次夜猎中丧生。而第三个,他一下山,就很幸运的遇见了能与自己相守一生的人,和他一起建宗立业,除魔奸邪,他一度以为,这就是他下山后的全部,可他错了,因为他太过无知,连累了对方,伤及了无辜,从此两人分道扬镳,形同陌路,互不相欠。”

“哎呀道长!你讲的故事真是……”

我都说过我不会讲故事的

【Tolerate忍受】

一回到白雪观,宋岚立刻将道侣的衣服扒拉下来,吓得对方花容失色。
“今天遇到的那几只走尸身上有灰。”
“……这就是你扒我衣服的理由?”

不行,这个洁癖得治

【Unique独一无二】

“诶诶,看见没,宋晓两位道长好像平日里都不怎么与其他人接触啊。”

“可不是嘛,伙伴太少会孤单的吧。”

“哎不说了,喝喝喝!”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彼此作伴的美好,市井怎会领略出个所以然来?

【Vinegar醋】

香囊的味道已经淡了好多

这是药铺的姑娘送给晓星尘的,他整天把香囊挂在身上,时不时还会拿出来嗅嗅,放在手心把玩儿。
宋岚很受伤

当晓星尘再次拿出香囊的那一刻,宋岚一把夺过,怀揣在自己兜里。
“子琛你……”

“没收。”

【White白色】

他站在铜镜前打量着自己,一袭白衣如雪,袖口荡起波纹,映出自己颀长的身形,他愣愣地杵在那里,神色紧张复杂。

白衣其实也不赖

晓星尘推门而入

“哇!子琛,你穿我衣服干什么?”

……

【Xanadu世外桃源】

其实我们不需要去那种地方的,只要你能一直在我身边,即使日夜颠沛流离,屋漏雨淋。

只要你在,所到之处皆为桃源。

【Youth青春】

“喂!你别跑啦!我快抓住你啦!”
“得了,糖葫芦我让你一串儿行不行?”

待那两个雉童跑远,宋岚在街边茶摊坐下。
锁灵囊安静地贴着宋岚的衣襟

看见了吗,恰似你我年少时

【Zany 滑稽】

当落花遇见流水,当游鱼遇见飞鸟,当清风遇见明月,当霜花遇见飞雪

当白遇见黑,当我遇见你

可是不对啊,温柔可亲怎么偏偏就遇到了孤傲清冷呢

晓星尘笑出声,打量着枕边睡得正酣的宋岚,他贼一般偷偷摸摸掀开被子的一角,钻进宋岚怀里。

End

本来想写26把刀子,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除了拼写错误,bug应该不存在的。

工程量极大,我的肝要爆了。

我还是专心致志写长篇吧

评论(24)
热度(120)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