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零街28号路口(上)

想了很久,为了不产生阅读疲劳,我决定把这个六七千字的短篇流水账拆成三段发

*不是鬼故事,我再说一遍,不是鬼故事
*放心不是黑化,我永远不会写黑化设定的
*不虐甚至还有点儿甜
*如果害怕的话就不要晚上看了
*我想应该是没怎么ooc的(也许?)

正文

01

三天内,十几场命案,在同一条街发生。

凶手的作案手法不像变态杀人狂那样恶心得令人发指,相反,他很温柔,甚至可以称之为完美。
每一个死者颈边的大动脉都被割断,留下一条不长的刀痕,为了死相能漂亮一些,他会贴心地擦去死者颈上喷涌出的鲜血,将尸体摆放得很规矩。

警察总是能在尸身颈部提取到湿巾纸的成分
他们也很纳闷,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杀手

他不仅作案手法奇特,逃跑手法更奇特,他巧妙地避开了每一个死角的摄像头,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可供破案的痕迹,仿佛一缕清风,蒸发在人间。

大大小小十几个案子,一件未破。消息不胫而走,邻家街坊奔走相告,弄得整条街人心惶惶。

这条街叫做零街

不知道是哪个脑残官取的名字,好像这一件件不祥之事都跟这名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零,是万物的初始之时,又是一切的结束之时。
更是鬼魅游荡之时。

02

宋岚住在零街的一个静谧角落,他依旧跟往常一样穿过那条必经的小巷。而今天的巷子有些不同,阴森森的,静得可怕,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血腥味。多年一人独居的他早已习惯形单影只走夜路,况且他也不是女孩子,但今天不同。

零街命案他不是没听说过,只是他真的不愿意亲眼看到哪个倒霉蛋死在幽黑的巷子里。
他犹豫片刻,拿出手机,点开手电筒。在炽白的灯光照射下,他看到黑夜之中,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他。

“!!!”
纵使二十出头的大学生也会倒吸一口冷气,抖到说不出话。

“呃…抱歉,吓到你了吧?”那人吃力地撑起身子。
他还活着

宋岚勉强握紧手机,镇静下来,看清了他。
那是一张很清秀的脸,只不过因为受伤的缘故显得毫无血色,一双明亮的眸子镶嵌其间,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除了澄澈干净,宋岚找不出更适合形容他的词
即使他浑身是血

“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我真的走不动了……”他面带歉意地朝宋岚笑笑,“请问可以扶我起来一下吗?”

他显然是在为难以为洁癖患者,但宋岚竟然难得没有排斥这个满身血污的人。

“谢谢。”他撑住身后的墙,向宋岚道谢。
“怎么会这样?”
他没有直接回答宋岚的问题,只是摇摇头。既然不想说,宋岚也没有多问,他只道:“最近这条街很不安全,你小心。”
“好。”

仅萍水相逢,宋岚并没有将他存入脑海,他权当这个家伙是被酒吧里冲出来的混混揍了个稀烂,这种事情在零街屡见不鲜,可是宋岚并没有想到他还能与这个家伙再次相见。

依旧是一个深夜,宋岚在巷子里被什么东西给拌了个踉跄。
一条腿

“啊哈哈……我们是不是见过?”一个熟悉的声音想起。
“是你?”宋岚不免吃了一惊,他打量了一下地上的人,“在我来之前就没人经过吗?”
“没办法,这条巷子除了你还会有谁走啊。”他委屈地眨眨眼。
他伤得很重,宋岚不由得颦起眉尖。

“走,去医院。”宋岚将他拖起来。

“不用。”他委婉地推开了宋岚的肩膀。

“为什么?”

他转过头,看着深巷的尽头处,汽车的车灯扫过,带走一丝光亮。“去医院的都是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他摆摆手,“可我不需要帮助啊。”

自那以后,宋岚总是刻意地绕过巷子,从车水马龙的大街绕回家,即使街边的粉尘会扑一身。
可终于有一天,严重的洁癖症让他还是选择了走巷子,当宋岚再次听到熟悉的呻吟,他不禁汗颜。

……这特么怎么又是你
这怎么看怎么像求富婆包养的小白脸……

“不好意思,最近我可能真的很欠揍啊。”说罢,他自己都笑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回家?”

闻言,他逐渐收敛了笑容,眼中掠过不易察觉的悲伤。
“没有家。”
宋岚叹了口气,将人扛起来。
“喂,我不……”
“不去医院!”宋岚低声喝道,“去我家!”

求包养的小白脸终于被带回家了

那人“扑哧”笑了出来:“你就这么放心带一个陌生人回家?”
“都三次了,还陌生?”宋岚啐他一口。

“那你总该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恩人?”

“宋岚,宋子琛。”宋岚沉声道,“你的?”

“晓星尘。”

03

宋岚的小区在零街较静的一角,层层的小榕树裹狭着那栋建筑,偏生清净之感。
宋岚天性谨慎,不会无故带人回家,只不过一个人住久了,仿佛生活得毫无人气,多一个人至少能让久闭不开的嘴张一张。哪怕是对一个陌生人。

天色已晚,云层压得很低,遮住了皎皎明月。晓星尘趴在宋岚背上睡着了,此起彼伏的呼吸声让人心安,像是神经紧绷的人停止了思考,又像是浪迹天涯的游子寻得了归宿。背上血迹黏腻的触感让宋岚浑身难受,他又不忍叫醒晓星尘,只得轻轻将他安置在餐桌的座椅旁。晓星尘睡得很香,唇角还勾起一抹笑,宋岚仔细打量着他,他的大腿,手臂还有肋骨处都有大小不一的伤口,新伤旧伤比比皆是,白色外套血迹未干,而困倦袭去了他的痛感,如今只留下绵长的梦。

单从整齐清爽的装扮来看,宋岚实在难以想象这样的一个人竟然会没有家。

早晨

晓星尘翻身,一阵撕裂般的痛感将他从睡梦中牵扯出来,他猛地睁开眼,后背已被冷汗浸湿,高度警惕感时刻折磨着他的神经,他大口喘着气,皱着眉头轻轻揉着眼窝,许久,晓星尘抬头,周围的环境让人茫然。暗色调的现代风格的房间里,沉稳的咖啡色墙纸透出梅花的暗纹,床前,是一个桌台,上面泛着一层灰尘,看似是许久没人来过这房间了。

晓星尘一拍脑袋,才终于想起了这房子的主人。

“醒了?”宋岚礼貌地敲敲门,“我能进来吗?”
“好。”晓星尘连忙应了一声。
宋岚提着一个纸袋子,放在一旁,“我没穿的新衣服,你凑合一下行不行?”
晓星尘这才发觉,自己的那件染满血的外套早脱离了自己的身体,此刻赤|裸的上半身只裹在厚实的棉被里。他忽然面色一红,把自己裹得更紧,才嗫嚅道:“我的…衣服呢?”
“一身的血,洗不掉,扔了。”宋岚无奈摊手。

“扔…扔了?”
这并不是宋岚的关注点,他在床沿边坐下,“你怎么回事?”
晓星尘垂眼,嘴唇一动,也没吐出半个字,须臾才道:“之后再告诉你。”

可能是触碰到了内心深处的伤,一时被人拨开,或者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晓星尘不愿在宋岚面前提起过多,宋岚只觉得这个人的过往不会简单,他选择适可而止。
“不用担心,我家很安全,你的伤可能过好几天才能痊愈,不妨多住几天。”

宋岚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让自己放下了一切的戒备去对待这个只见过三次面搭一个晚上的家伙,他只本能的告诉自己,晓星尘需要帮助,他非常需要帮助。

“真是抱歉,麻烦你了。”晓星尘回以微笑。

当然,晓星尘之后也再没有见到过宋岚昨晚穿的那件外套。

TBC

那什么街什么号的,我随便取的,脑残官是荷姀梓本人了

设定我想各位差不多能猜到了吧?

评论(6)
热度(28)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