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零街28号路口(下)

再见再见再见!!再也不想写这种破刀子了!!!

大型都市狗血剧圆满剧终!恭喜晓星尘提前杀青!!

为清明节发刀的太太们提前铺上红地毯

(如果剧情觉得有bug还是告诉我一下,我改)

09

零街28号路口

天还很早,出门的人不多,巷子里一黑一白的身影格外显眼,他们紧紧挽着手,沉重的步伐带起鞋边的尘土,像是罪人去赶赴刑场。

这个路口,宋岚走过无数次,晓星尘走过三次,而这是第四次,怕也是最后一次。
宋岚攥着晓星尘的手,紧扣的手心渗出了一层汗,晓星尘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放松。但当他看见另一头,一群面色不善的人与他们在狭窄的巷子里相会,手里牵着一个小女孩,晓星尘的笑容也逐渐敛去了。

“哥哥!”许久不见晓星尘的阿箐突然眼神一亮,她正要迈开腿朝晓星尘跑去,又被拉了回来,她委屈地瘪着嘴,眼巴巴地瞧着晓星尘。

“阿箐,别过来。”晓星尘难得用如此严肃的语气对妹妹说话。阿箐愣神,但也只得乖乖站好。

“让你绑人,你就是这么绑的?”李云海咪起眼觑着两人紧握的双手,“有意思。”

宋岚冷笑道:“零花钱没有,人命倒是有一条。”

闻言,李云海脸色骤变,他不动声色,将手放到腰间的手枪旁。
“宋大少爷,他不会杀你的。”随即眼神扫向晓星尘,“你若是想造反,最后结果你心知肚明。”

晓星尘笑笑,神秘地对对面的小女孩道:“阿箐,转过身去,捂住耳朵,不要看哥哥。”
“好!”从小到大,阿箐从来只听晓星尘一个人的话,无论对错,现在亦是如此。她眨眨大眼睛,转身捂住耳朵。见状,李云海挑眉道:“你想怎样?”

“你猜我会不会杀他?”晓星尘嘴角一勾,抽出了那把短刀,抵在宋岚脖子上,那把沾着无数人血的刀,终于展现在宋岚面前,他眉间一抽,但依旧从容的闭上了眼,“放了阿箐,不然二十亿可就没着落了。”

“你不会杀他。”李云海喃喃,这个杀手是他一手养大的,晓星尘骨子里的正直他了如指掌,但他到底是一个杀手。李云海取出手枪,轻轻抵在阿箐的后颈处。

“你不能杀他。”这二十亿对李云海来说至关重要,他臃肿的脸变得青白,一条又一条皱纹刻在脸上显得愈发的可怖,他的眼神阴鹜,扣着扳机的食指微微弯曲。

时间小心翼翼地流动,空气紧张得快要凝结成冰。

“三。”

晓星尘的刀刃离宋岚的脖颈尽了一些。

“二。”

晓星尘的手开始颤抖,他咬紧牙关,死死盯着阿箐后颈的枪。

“一。”

晓星尘迅速抽走宋岚颈边的短刀,宋岚猛然睁眼,伸出双手在空气中拍三下,一声响亮的口哨,李云海的手枪被人打掉,埋伏在巷子两边墙上的警察一跃而下。
李云海的思绪刹那间乱入线麻,惊怒交加还未作反应,晓星尘声嘶力竭地呼喊震得他头晕眼花。

“救救阿箐,救救那个女孩儿!!”

说罢,他将刀刃对准自己颈部动脉处狠狠一割,趁滚烫的鲜血喷涌出来之前,留下一抹惨淡的笑。

他杀过无数的人,他们无一不是一种死法,他现在用相同的方式了结自己,只不过刀口更深一些,刀痕更长一些。

在阿箐禁不住好奇回头之前,警察捂住了她的眼睛,带走了她。

“星尘-------!!晓星尘!!”

警察一拥而上,勉强制住完全失控的宋岚。

晓星尘的血溅了他一身,宋岚紧紧搂住他,嘴里不住地低语。

“骗子…骗子……”

010

灰黑色的天空阴沉沉的,不像是似火的夏日,闷热的空气让人窒息,窗户紧闭着,挡住了窗外狂风骤雨。

“我卡上的支出纪录全被他们监控着。”晓星尘拉开房间的窗帘,抱臂靠着落地窗,“子琛,这个忙你得帮。”
“没问题。”宋岚搂过晓星尘的肩,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你真的想好了?”

“阿箐就是我的命,只要她在,我就活着。”

“拿自己的命去赌这一把,你不怕?”

“怕。”窗外的风吹斜了,大滴大滴的雨点打在晓星尘的脸上,冰凉的触感像是悲伤的泪,“我怕。”

……

“副局,我分队受到了某信号仪发送的来历不明的信息,发送者提供了命案的线索。”

“说了什么?”

“零街28号路口。”

011

离宋岚带着阿箐办完领养手续那天,足足有了一个月,杀人团伙虽剿灭,但由于晓星尘毫无防备的自尽,之前的十几场命案依旧没有了线索。

“宋先生,您是他生前相处最久的人,请务必告诉我们您所知道的关键线索。”

“不知道,他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他没有罪。”

“请您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我们没有给您判包庇杀手的罪名已经是对您最大的宽容。”

“他没有罪。”

……

一个月了,宋岚每天早晨都在等那杯提神的热茶,然后十分遗憾的发现,那个人已经走了,和之前的离开不同,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时不时拿出晓星尘的那把短刀,细细打量。这是一把做工很精美的刀,银白的刀身闪着冷光,刀柄上镶嵌着镂空的霜花,跟他本人一样洁净。
难以想象这把刀上沾有多少怨灵

宋岚摩挲着,妄想从刀中寻觅晓星尘的影子,指腹不经意刮过刀柄的那一刻,他愣住了。刀托下面有一个小机关,跟手枪换子弹的部件一样。

是一个暗匣

宋岚的瞳孔骤然紧缩,呼吸霎时变得急促,心脏叫嚣着要跳出他的躯体,他颤抖着双手拨开那个暗匣,里面安安静静地躺着一个U盘。

这里面藏了多少秘密,宋岚明白,他几乎是踉跄着扶墙,走到电脑跟前,打开U盘。
果不其然,晓星尘父母的案子,零街命案的作案过程,黑道团伙的具体内容,一五一十地呈现出来。
他滑动进度条,文件夹最底部有一篇特别的东西。
他点开

傻子琛:

当你看到这篇邮件时,我想我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记得你搂着我睡的那晚,你问“救出阿箐之后怎么打算?”,我装作睡着没有回答,请原谅我现在才告诉你,我没理由再活下去。我很高兴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和你在一起,我就知道我没有选错人。我是个罪人,我理应受到惩罚,与其被动地等人判刑,不如直接用行动告慰那些亡灵。我很脏,我很荣幸洁癖的你能忍受我这么久。沉默了多年,也算是为我的父母报了仇,阿箐不能成为无亲故的孤儿,所以,子琛,你来做她的哥哥好吗?告诉他,我去了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很美,我不打算回来。

别哭啊傻瓜,难过就看看夜空吧

是我啊,我是星尘

……

悲伤如潮水般漫过心口,止不住的疼痛袭来,击得他头晕眼花。

……

“我靠!!太牛了!”那个穿便衣的矮胖警察激动得一拍大腿,“身手不错,脑子又这么好使,真可惜不是干我们这行的……要不是他妄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我还真佩服极了他!”

X年X月X日,以李云海为首的黑道杀人团伙成功捉拿归案。
X年X月X日,李云海部下杀手晓星尘畏罪自杀,零街命案结案。
X年X月X日,零街28号户主宋岚搬迁。

012

其实后来宋岚发现,晓星尘其实不是骗子,就如他所说的那样,阿箐是他的命,只要阿箐还活着,宋岚就似乎能感受到晓星尘的气息。

“岚哥哥,我哥怎么还没回来?”阿箐扯住宋岚的衣角摇了摇。“他去了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很美,他想多呆一段时间。”宋岚悄悄掩去口中的叹息,抱起阿箐,将她放在臂弯。阿箐似乎很沮丧,她依旧不依不饶道:“那我们搬家了他还能找到我们吗……”
宋岚不语

“岚哥哥……岚哥哥!你说话呀!”阿箐不高兴的嘟起小嘴,从宋岚怀里跳出来,不再理他,佯装生气地扭过头。宋岚只得拍拍小女孩的肩膀,让她去客厅玩。

宋岚再次打开那个U盘,回复了那个不会再有回复的信件。

星尘:

我曾想见证你作为杀手的暴戾,可你在我面前永远温柔可亲。
我曾想感知你性格里的脆弱,可你总是独自背负起所有的包裹。
我曾想追根溯源,找到你真正的死因,可你始终让人难以捉摸
我很失败
如果你承认离开这个世界,那么,究竟是畏罪自杀还是愧罪自杀?

星尘,回答我

……


换作你,如何答?




END

我说不虐那就肯定不虐,你们要相信我,是不是?

宋岚的失败,也是我的失败,我把自己对原著的疑问放到文中了……即,晓星尘是畏罪自杀还是愧罪自杀(呃…有点荒谬对吧?)以及掺杂了部分我自己的价值观,生命是平等的,我不认为一群人的生命相比一个人的生命更有价值。

。。变态的人写变态的文,我的刀,要么为虐而虐,要么故作深沉。《逆流》是前者,《零街》是后者。

看完的朋友们,谢谢你们有这么好的耐心。

评论(12)
热度(28)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