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双道24h活动】欲雪

*这个活动简直就是群芳斗艳,于是我决定安安静静当颗小萝卜菜。
*入群当晚的脑洞,希望不撞梗
*非常感谢洛白的策划,辛苦啦

 

中秋快乐!

 

 

正文

 

 

 

 

凛冽北风如刀刃,一阵一阵与宋岚擦肩而过,刮在他脸上。高空飞行,寒意更甚,他竟不为之所动,仅将麾衣的绒毛领往上扯了扯,寒流掀起衣服后摆,凌空翻腾着猎猎作响。

他稍稍一抬眸,便望见白茫茫深山中的一点黑墨,白雪观观如其名,镶嵌于朔北之地的重重雪山之中。

宋岚暗施剑诀,微提着衣摆挽着袖口跃下剑,从容地踏上一地银枝,白虹闪过,拂雪入鞘。

风烟俱静,上下皆为一白,宋岚仰头望向天边,一勾冷月独上梢头。天色渐暝,勉强能看见山头覆着白雪的林木。暮色照得白雪泛着莹莹蓝光。

新雪初霁,观门前的积雪并不很厚,约莫是勤快的弟子操着扫帚扫干净了。宋岚正拨弄着被风吹上衣襟的雪粒儿,一个面容较长的弟子略带慌张的跑到宋岚跟前。宋岚淡然抬头,望着他。

弟子一个激灵,开口期期艾艾道:“宋…宋师尊,晓师尊他……”

“他怎么了?”嘴上云淡风轻,心里倒是发紧。

弟子有些不安地瞧了瞧不远处的庭院,道:“您过去便知……”

宋岚顺着他的目光看了去,拂尘一甩,向庭院的方向走去。

“像是在跟您置气呢……”弟子心虚地嘀咕着。

修仙者耳力极佳,宋岚自是没有放过这一句,回头瞟了他一眼。弟子浑身一僵,被师尊这凉飕飕的目光一扫,只觉得漫天飞雪都带着暖意。

他绕过梅树林,果真看见晓星尘在这里,只是他穿得极为单薄,原本身上披着的狐裘和棉袍不知扔到了哪里。

晓星尘手执霜华剑,在梅树下起舞,霜华剑气凛冽,扫下层层花瓣,红梅堪堪落于锋刃,被他挑起,染上凝脂月华,又随着舞剑人翩跹。

他步伐轻盈灵动,足尖踏上碎琼,温柔地扬起阵阵雪尘。晓星尘嘴角擒着笑,眼底似有流光暗转,微微仰起头凝望浩瀚苍穹,仿佛天边星斗也随着他飞旋。寒风带起轻软的衣摆,艳红梅林无故绽开一朵雪莲。

月色与雪色相衬,此人飘然宛若画中嫡仙,宋岚也为之心动。

不过,不知是晓星尘舞步本就轻柔曼妙,还是他刻意为之,宋岚总觉得晓星尘不如从前那般潇洒清逸,握着霜华的手有些绵软无力。

宋岚近在咫尺,晓星尘却没有看他,加之他未听自己嘱咐,穿得单薄,宋岚心中无端升起一股怒火,抽出鞘中拂雪,正面迎击晓星尘。晓星尘果然手中无力,两剑相交,只一声铮响嗡鸣,他的剑便脱了手,插在一旁的雪地里。

只是这个呆瓜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手中的剑被打掉,就一头撞入宋岚怀里,把自己往前一送,两人踉跄着双双倒在雪地上。

晓星尘的脸埋进了雪堆里,狼狈地啃了口雪泥,方才舞剑的神仙模样不知丢到了哪儿去。他抬起头,脸上融化的雪水顺着腮边流下,鼻尖的雪粒化去,所染之处晕出一抹嫣红,不过一会儿,整张脸就被冻成了粉色,被月华抚过,晶莹剔透。他看着身下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宋岚,仿佛得了准许,不知死活地把脸上未干的雪水尽数蹭在他的胸前。

宋岚面无表情地坐起身,提小鸡似的把晓星尘提起来,突然一股酒香扑面,宋岚一愣。

好家伙,原来是喝醉了

哪儿来的什么嫡仙,分明就是个醉鬼

宋岚拍掉两人身上的雪,也不顾晓星尘不情不愿,沉着脸将他拖起夹在臂弯,揪着他往寝屋走。

晓星尘被他揪得烦了,气急败坏地乱扑腾,一个劲儿地蹬腿,宋岚衣摆下方多了两道灰白的脚印。他面染愠色,不悦地“啧”了一声,把晓星尘扛在肩上,疾步朝屋里走去。

“没个师尊样子!”进了屋,宋岚毫不留情地斥他。

“子…子琛……”话未说完,晓星尘就连打了两个喷嚏,修士可靠灵力保暖,只不过方才这个醉鬼并没有想过要这样做。

宋岚修为在身,不会刻意将自己裹成球。但眼前这个人不一样,纵使他也是一剑成名的顶尖修士,宋岚也会将他小心翼翼捧着,仿佛他是易碎的琉璃,华而不实。

宋岚确实这样做了

他冷着脸解开了大麾的系带,挽在臂弯,将晓星尘抱上床,把他丢掷在榻上的绒衣扯过来围在他身上,又将自己那件牢牢裹上一层。晓星尘就这样被宋岚裹成了一堆毛绒绒,屈着膝盖,只露出一个脑袋,圆溜溜的眼睛茫然地瞪着宋岚,样子怎么看怎么蠢。

屋里的炭火还在噼里啪啦地烧,炉内香薰升起一段紫烟,柔软得快要把墙皮酥化。

两人就这么尴尬地对视了片刻,晓星尘才把目光从宋岚身上移开,他屈着膝迈动细碎的步伐,“滚”到床榻边上,朝桌案上的酒杯和酒壶努了努嘴。
“子琛,喝酒。”说罢他回味似的舔了舔唇,砸吧砸吧嘴。

宋岚规规矩矩地坐着,面无表情地瞪他

喝你个胯子

晓星尘见宋岚不理他,只好悄悄解开麾衣系带,拖拽着挪到桌案前,给宋岚斟了一杯,递到他面前。宋岚神色复杂地看着道侣死蠢死蠢的模样,正要拒绝,不料晓星尘直截了当替他吐露心中所想:“子琛不喝,我喝。”

“不许。”宋岚连忙握紧了他捏着小瓷杯的手,半拉半扯将人往自己怀里带,语气不由得放缓,“你醉了。”

晓星尘似懂非懂地眨眼,那双眸子被他眨出了朦胧的水色,映着粉红的双颊,确是好一副醉态。方才两人一经拉扯,领襟有些凌乱,宋岚更甚,晓星尘饶有兴趣地眯起眼,觑着他微微敞开的衣领,从细长白皙的脖颈,延伸至领口深处。

宋岚被他盯得发毛,连连咳嗽两声,想要打破僵局,晓星尘又伸出两根手指在宋岚面前比划,舌头打结道:“就…就一杯……”

宋岚又好气又好笑,学着他的样子,亦伸出两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一杯?”

他还没来得及感叹晓星尘醉得不轻,就被脸颊上微凉的触感打断了思绪,这股凉意涓涓细流般顺着脸颊一汩汩往下淌,在精巧的喉结处止住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人舌尖特有的滑腻温热。宋岚本能地瑟缩了一下,却被人抱住了。

晓星尘吮咬住宋岚的喉结,一路向上吻,舔过锋利的下颚,吻干净了他脸上的酒液,把宋岚的脖子和脸颊舔得水光粼粼,还不知魇足的又从上到下舔了回去,像个抱着白面馒头不肯撒手的幼童。

严冬时节被人泼上一脸凉酒并不好受,白面馒头僵着身子屏住呼吸,默默忍受着这个人无止境的非礼,垂下眸无意瞥见晓星尘歪着的发冠,或许是在树下舞剑时被风给吹散了些许,如今又这般胡闹,额前发丝粘在脸上,显得更加凌乱了。他索性取下晓星尘的发冠,任由青丝穿指,带着微凉划过指腹,柔软的黑发坠下来,不太规矩的搭在晓星尘肩上,多了几分慵懒之意。他随意将头发往耳后一绾,再次上前拥住宋岚。

“多少修士都没制服的雪中邪祟就这样平息在拂雪剑下了,宋道长好生厉害。”宋岚后颈传来一声闷闷的轻笑,晓星尘闭着眼,微微抬头,一双明眸半开半阖,纤长的黑睫颤抖着扫过宋岚腮边,他软唇轻翕,在宋岚鼻尖上落下一吻,“随便凑个热闹便抢了人家的饭碗,子琛,这恐怕不太厚道?”

话尾带起勾人的尾音,在宋岚心上挠搔了一下,他并非没有听出晓星尘的揶揄,只是脑袋清醒时候的明月清风断然不会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混账话。

这几日晓星尘身子抱恙,宋岚便把他安置在观里,独自一人去夜猎。到底是委屈了他,果然是因为没带他出去,在跟自己撒气。

思及此,晓星尘又凑上前来。宋岚以为他还要再吻,不料手中竟突然多出了一个温热之物。

“不管子琛如何的正派,也得记住自己的生辰啊。”

宋岚摊开手,一条缀着白玉环的纯黑剑穗安静地躺在手心。他神色微窘,搂紧了面前的人。

第一次送的是……?

宋岚记得,那时也是在白雪观,晓星尘踏着齐膝的大雪,深一脚浅一脚奔到宋岚面前,递给他一个小锦盒。里面系着罗缨的玉佩早已被寒气渗透,像冰块儿似的。

何以结恩情,美玉缀罗缨

晓星尘下山不久,见着稀奇的就新鲜,自己觉得好看的宋岚也一定觉得好看,自己喜欢的宋岚也一定喜欢,不加掩饰地以己度人。

宋岚羞得吐血,又不能辜负人家一番美意。殊不知,聪明如晓星尘,他早有预谋。

唉,这个混账……

晓星尘步入尘世,并非无畏无虑,夜猎偶遇宋岚,分外有幸,早闻白雪观小宋道长英姿过人,恨不得天天绕着宋岚转三圈。

“宋道长等等我啊!”

山林碎石遍地,晓星尘一路紧跟在宋岚身后,突然足尖一痛,他低呼出声,往前一扑,恰巧双手贴上了宋岚的后腰,逮住他的腰带就是一扒。宋岚只觉得下半身一凉,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过后,裤子很诚实地滑到了膝间。

“你…!”宋岚的脸白一阵,红一阵,慌忙就近躲到树后面,听他咬牙切齿道,“晓星尘你好不知羞!”

“我不是有意的……”晓星尘地从碎石地上爬起来,拍了拍灰扑扑的白道袍,抱着剑不知所措,委屈极了。
“你别凶我呀……”

宋岚目睹过晓星尘在夜猎场上的风采,之前也略有耳闻,可到底是少年心性,想要与之结交,却怯于开口,这么一来,一推二让,反倒成了人家巴结自己。

未能相逢便有结交之意,所谓神交,大抵是如此。

宋岚向来很怂,这一怂就是两三年

经这么一闹,宋岚才真觉得,晓星尘果然有非常人之处:非常流氓

伯牙破琴绝弦,只因知己难再求,而如今心念之人愿与自己同行,何乐而不为?

宋岚整理好衣物,清了清嗓,从树后慢悠悠走出来,回头对晓星尘道:“北方有妖邪作祟,你……”

“我与你同去!”晓星尘澈眸一闪,连忙理了理衣领,乐滋滋地走到宋岚身边。

宋岚一楞,继而轻哼出声,一字一顿道:“随意。”

原来从那时候起,你就这般依赖于我

宋岚把醉得浑浑噩噩不省人间事的晓星尘托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在他眉间啄了一下。

醉酒后的晓星尘分外热情,他见宋岚主动,便搂住宋岚,把他的脸啾啾啾亲了个遍,亲完了又拿起酒盏准备喝。

“说好了一杯,不可言而无信。”宋岚抹了把脸,将他扯回来,严肃道。

晓星尘莫名其妙地望着他,再次伸出两根指头晃了晃:“一杯啊?”

宋岚:“……”

一杯清酒入喉,晓星尘衔住宋岚的唇舔吮,将醇香一口一口渡过去。宋岚也顺从地讨他亲吻,与他唇齿相依,接受他蛮不讲理的情意。

不知闭着眼纠缠了多久,晓星尘终于心满意足的放过宋岚,像品过酒似的,舔舔嘴唇回味着。

宋岚哭笑不得,伸手在他鼻梁上一刮
“亲够了?”

晓星尘明眸暗转,敛了眼中碎芒,嘴角牵起一丝浅笑,望着宋岚不可置否。

宋岚见他装傻充愣,也不再多言,将手中的剑穗和搁置在一旁的拂雪剑一同交予晓星尘。晓星尘会意,小指勾住穗子,将它系在剑柄上,满意地握住剑身摇了摇,穗上白玉环与其相扣击,发出如冰珠落玉盘那般泠然脆响,穿过云母屏风,与屋外残雪一同消融。

他把剑塞回宋岚手中,拉着他躺下,直往宋岚身上蹭。

纵使风雪肆虐,覆了昔年,也怀着一颗青葱少年火热而难以自持的心。

“子琛,下次再丢下我一个人,我可要恼了。”

Fin

什么昔年不昔年,其实私设只离相遇过了两三年而已,十九二十岁的俩毛小子。

文末再道个歉!真的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好久不写东西已经好生疏了!!!对不起各位!!这篇好.....好烂QAQ

我可能丧失了写作功能

 

评论(22)
热度(106)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