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花期可期

*送给阿征 @变化之征 的文,然后疯狂表白阿征以及她灵巧的手
*久等啦,希望阿征不要嫌弃这篇qwq

淡圈又何妨?山水总相逢!

______________

阪有桑,隰有杨。既见君子,并坐鼓簧。

一一《诗经·秦风》

正文


杯中茶水换了又换,却抵不住小瓷杯外涌过来的阵阵凉意。茶凉味涩,宋岚沉着脸,面不改色地仰头将茶水倾入口中。

屋外长街人声嘈杂,屋内也并不清净,宋岚却只是眉头微微一皱,侧耳静听,抛开周围市井的闲谈,试图从乱如麻的杂音中辨出那人清亮嗓音,或者说,能望见那人灿若明星的眸子也好。

没有,什么都没有

清茶入喉本该静心,宋岚一杯一杯的灌,想要浇灭什么,可胸中怒火竟越烧越旺,颇有燎原之势。直到他把手中茶盏往木桌上重重一搁,引来了周围大堆人的目光,方才知觉自己有多么失态,宋岚抱歉地叹息一声,搁上几枚铜板便出了茶铺。

接上果真比铺里热闹,长夜将至,喧闹声却不息不止,楼外四处挂起了彩灯,光影交错,绚彩相融,如梦似幻,入秋时节竟也涌上了一股暖意。

宋岚正暗自思忖今天可是什么节日,眼前蓦地一黑,一段温凉的丝绸覆上了双眼。

虽说是突然受制于人不能视物,但听到背后那声微不可闻的偷笑后,宋岚比方才要放心了许多。

“子琛可是恼我了?”因着宋岚蒙眼看不见,晓星尘语气略带委屈,嘴边却笑意不止。他将绸子两头围住,单手牵着,从身后轻轻攀住宋岚的肩,把他往街角的静谧处带。

宋岚不知晓星尘究竟要耍什么小把戏,只是本能地被他牵着走,差一点忘了自己还在跟他置气,而此时却怎么也怒不起来,无可奈何,只能沉着嗓生硬地憋出一句:“别闹……”

“那你看我是在闹不是?”

眼前丝绸应声滑落,一片光影在宋岚眼前延展开来,灼得他眼前一花,他稍稍闭眼又迫不及待地睁开,不由得呼吸一滞。

千万的花灯垂挂于眼前,系上艳色的绸带,在晚风中摆动摇曳,宛若苍穹之下的银河,一直延伸至远方阑珊处。

“宋道长,喜欢吗?”晓星尘无意间靠拢宋岚双臂互相搭着绞在胸前,侧过头看他怔然神色,“我本是要去茶铺寻你的,今天恰逢金陵灯会,便在外多呆了些时间。”

“想来宋道长也是喜欢此景的。”晓星尘倚着宋岚笑出声,“姑且饶我这回罢。”

宋岚轻哼出声

听惯了晓星尘讨饶,宋岚也不多为难他,只是他时常被晓星尘作弄,这次下意识反客为主,他主动上前去,俯身凑到晓星尘耳边低语

“星尘外出这么久,莫不是背着我拿了姑娘的胭脂?”宋岚勾起唇角在他腮边着迷地嗅,“什么味道,这么香。”

说罢便要去吻他

晓星尘一躲,微微笑着将一个被绸子裹住的小物什掷到宋岚怀里。

宋岚单手接住,定神看清手中何物后,神色微动,方才的调侃之意散了几分,轻咳两声后开口:“赠我香囊是何意,星尘你可知?”

“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晓星尘弯了弯眼眉,又把身后掖了许久的一小捆白月季捧到了宋岚面前,望着他。

秋日方始,月季开得正旺。宋岚怀里的那簇,是被人精心剪枝去叶后的月季,虽然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支绽开,但鲜花独有的芬芳却悄然而至,熏得幼嫩的花骨朵也颤巍巍舒展开白瓣,露出精致的蕊芯。

可见,赠花之人眼力极佳

宋岚愣了片刻,拥着手中花细细打量,不觉赞道:“像你。”

晓星尘哭笑不得,反问他:“像我?”

宋岚点头,举起花束,将花骨朵给晓星尘看:“又香又青涩,还娇羞。”

“宋子琛!休要胡言!”晓星尘瞪大眼毫无气势的威胁,脸上腾起红霞,赶忙把花推到宋岚胸前,差点没揍他,“香囊也给了,鲜花也赠了,子琛不晓得回礼就罢了,居然还想着调侃我!”

“回礼?”宋岚看着晓星尘渐红的耳根,嘴角染了笑。他揽过晓星尘,想着再一次凑近他的唇,不料晓星尘竟然主动搂过宋岚肩颈贴了上来,宋岚心底微讶,随即闭上眼,可等了片刻也不见那一吻如约而至。

他茫然睁眼,见晓星尘狡黠一笑,在两唇堪堪触及之时退开了去,在宋岚胸膛轻轻一拍,挣脱了他的怀抱,朝着远处逃去。

“追我啊,来呀!”揶揄的笑声不绝于耳。

装,继续装

偷香到底是没偷成,还又被耍了一次。

方才还在调侃挚友的黑衣少年却又经不起挚友的调笑,气呼呼地要去抓他,却又被人避开,那人像兔儿似的往前窜,又流连于万千灯火之中,与宋岚周旋。

晓星尘两叠衣袂飘扬,步伐轻盈灵动,飘然如烟,于阑珊处弥散,唯有朗朗笑音回荡在耳畔。

“星尘?”宋岚眼底闪过一丝茫然,眼前愈来愈模糊,鼻翼间还残留着花香,他寻着花香漫无目的地转身,面前景象随之天旋地转,如丹青水墨泼溅翻搅,足以让人神魂颠倒。

……

晓梦初醒,梦中馥郁的花香仿佛还萦绕在鼻间,宋岚虚虚睁开眼,望着船棚顶出神。

他忽然意识到什么,猛地一惊,翻过身伸手往前探,从温暖的被褥中捞到一人劲瘦的腰肢,用力往自己怀里拉,也不顾那人可否情愿是否挣扎,三两下把人弄到自己怀里抱着搂着。

宋岚长吁一口气,满意地亲吻他的脖颈。

“嗯…干什么……子琛?”晓星尘揉着晨起惺忪干涩的眼,挣了一下,有些懵。

宋岚不言,把晓星尘往怀里揉,两只作乱的手不停,掐住他的腰肢,狠劲拧了一把。

“嘶……”晓星尘吃痛地呼出声,手却忙不迭抚上宋岚光洁的胸膛,把脸贴上去,低低笑出气音,“宋道长昨晚折腾了我一夜还嫌不够,一大早起来又犯浑?”

船身不过于大,却是布置得好一派风流雅韵,床前的桂木雕花小桌上搁置着香炉,两把金丝边花鸟折扇一开一合,山水色屏风恰到好处掩住了昨夜绮丽的倩影。

两人一路南下,途经故地江南,便趁春光未泯重游一番,借着清皎月光夜游秦淮河,两个人也因此心照不宣地存了些绮念。

宋岚担心船身会摇晃得厉害,特地要了一只吃水深的木船。
可晓星尘又怎会不懂得他的小心思。

云雨初歇,船篷缱绻着的雨露沿着滑落,好似深夜与佳人缠绵。想起昨天两人亲热了一晚上,宋岚臊得不行,红着脸不肯答,怂兮兮地在晓星尘额头印下一个湿热的吻,把脸埋进他的颈窝。

晓星尘看着他好笑,捧起他的脸道:“子琛,宋子琛,你几岁啦?”说完又把手搭上了他的肩,摩挲过后颈,擦过鸦羽般乌黑的发丝,一直沿着滑溜的脊背向下摸索。

“……”宋岚眯起眼,又把脸埋进去,扭捏了一会儿,须臾才道:“不许你逃。”

“逃?我何时逃过?”晓星尘哑然失笑,捻起指在他鼻梁上一刮。

“…你就是有。”宋岚略微皱起眉,不太高兴地把晓星尘抱得更紧了。

晓星尘唯恐宋岚把自己揉死在床上,连忙松了口笑道:“好好好,我不逃。”
他好不容易把人哄高兴了,又陪他睡下,待到天光大亮才撑着快被拗断的腰悄悄起身。

香炉中的檀香木快要焚尽,晓星尘又燃了几根放进去,绕过屏风,泡上一盏茶,这才出了小船内室。

初春天亮得不算早,但岸边长街已有了熙熙攘攘的商贩,细语声不绝。晓星尘撩开帘,从船内走出来,眺望不远处三三两两还依稀燃着灯火的画舫。

他踏上甲板,俯身下去,手指点上了河面,柔软的春水荡出波痕。很快掌下的水面浮起了小泡泡,几只锦鲤闻声而来。

昨晚听河岸垂钓的渔夫老儿说,秦淮河的锦鲤从不怕人,见着此景,才知他此言非假。

晓星尘尝试着去触摸鲤鱼头,鱼儿们竟争相跃出水面,更有甚者,居然放大胆子去撞他的手。晓星尘的手被啄得又湿又痒,他忍不住轻轻笑出声,从另一只手里抓了把昨夜向渔夫讨的鱼食,抛向水面。

他笑哈哈地正看得起劲,肩上忽觉一重,一件漆黑外袍搭上了自己地后背,随即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春寒未过,清早莫要贪凉。”

锦鲤们发觉上方光亮被一高大身影笼罩,瞬间四下仓皇逃窜,鱼尾拍击水面溅起的一簇簇浪花糊了晓星尘一脸。

“啊呀,你看你!”晓星尘掩面揩水,皱起眉故作懊恼地嗔他道,“昨晚老伯才道锦鲤不惧人,你刚一来就把我的鱼全赶跑了。”

宋岚:“……”

好意替人披外衣反倒被人数落一顿,晓星尘心知宋岚委屈,于是收了那一小把鱼食抖进腰间的小布袋里,要去抱他,可又觉着自己满手饵料残屑,沾上了这洁癖的黑衣裳,他定要收拾自己一顿。

恰巧宋岚也正想揽过晓星尘,晓星尘却往甲板后连退几步,背着手拍掉了手上残屑,抿嘴忍着笑,扭开头:“不给你抱!”

直到木头与木头相撞击发出了沉重的闷响掐了他的声

两人皆是一楞

原来插科打诨间,木船已悄然离开了河心,向着岸边桃木林漂去。船头倏地撞上厚实的树根,猛烈一震,晓星尘低呼一声,便直直栽进宋岚怀里。

岸边桃树也颤了几颤,发笑似的颤掉了满树桃花,浮花浪蕊翩跹着落了两人一身。

宋岚稳稳接住他,搂着帮他抚落头顶粉瓣,调侃道:“方才才说不给我抱,现在又主动投怀送抱,晓道长果真是口是心非。”

“你…!”晓星尘噎得说不出话,只好哑火。

宋岚没再理他,侧过头凝望整岸桃林落英缤纷,簌簌飘零的花瓣积攒在船沿。他了然,自言自语:“我说为何梦里魂牵梦萦的总是一股花香,原来是这桃树在作怪。”

晓星尘颇有兴趣地一抬头,朝宋岚道:“子琛又做了什么美梦?”

宋岚横他一眼,垂下眸,坦言:“梦到你那晚灯会戏耍我。”

“我当是什么梦,原来如此。”晓星尘稍微站直了身子回抱他,莞尔道, “怪不得你一大早缠着我不放手。”

晓星尘解开黑袍系带,将另一头搭上宋岚的肩把两人一同裹住,又道:“子琛为什么偏偏梦不见那晚灯会我俩一起放河灯,你被一群姑娘追着跑?”

见宋岚俊脸泛红,晓星尘知趣地闭了嘴

这几日游遍了金陵,除尽了邪祟,宋岚决定带晓星尘回朔北白雪观,晓星尘欣然应允。

他把宋岚裹紧了些,抬眸望向天边欲出未出的暖阳,看淡淡青云卷过几重山,突然慨叹道:“这样的日子真好。”

宋岚摇头:“不尽然。”

“何意?”

“会腻。”宋岚斜了他一眼,淡淡开口。

晓星尘不疑反笑:“那子琛觉得应当如何?”

宋岚抬眸,目光落在花树还未绽开的桃瓣上,良久才道:“等花开。”

“哦?”晓星尘饶有兴致地一挑眉。他自然是记得,那夜金陵灯会,看宋岚握着那簇白月季花骨朵面露惑色,自己也同他说了一样的话

等花开

宋岚看晓星尘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模样,心知他明白自己的意思,便继续道:“花开了,一载又过,这日子总得变着法过的好。”宋岚手指捻上一根细桃枝,稍往下压,凑近枝上开得正茂的粉花细细地嗅,“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人生如朝露风灯,岂敢有所求?”

晓星尘笑叹一声,算是肯定了宋岚的说法,将手里的一把鱼食尽数洒向晃着微波的水面,目光转向宋岚手中的花枝

“子琛,花期可期?”

宋岚靠他近一些,将手中花枝插入他的发髻:“可期。”

两人相视一笑,便收拾好船内物什,撑着桨往岸边靠。不知何时,远处悠扬的丝竹声掠过桃花林,余音缭绕,裹挟着春阳晨风飘上河面驻足。

宋岚闭着眼听了一会儿,突然开口:“星尘可会抚琴?”

“我不善音律,子琛若是精通琴瑟洞箫,那自然好。”晓星尘摇头,有些抱歉地微笑,眼里却含着不明的柔和,“江南最不缺抚琴之人,善歌善舞者更是不少,听来听去,却唯独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说不出的韵味。”

宋岚笑着摇摇头,颇有些无奈

晓星尘亦笑:“子琛果然懂我。”

花开三月,桃瓣枝头挂,粉花沾了露黏在树丫上,泛出点点水色,清风送暖,摇散满树嫣红,在春泥上留下斑驳,飘飘桃花和着低沉悦耳的江南小调一齐消散于风中。

花开了,你还会等吗?

FIN

这个怂岚,他有点可爱

评论(17)
热度(51)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