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江湖债

*画风突变(星星ooc!!)
*禁欲镖师宋子琛×元气绿林晓星尘(对你没有看错)
*撩神绿林好汉教你如何与镖师谈恋爱

我发现!这篇!完全可以!写成晓宋!

侠气全无的尬文,我又来辣眼睛了

太尬了,你喜欢对话吗?

正文

01

“去他娘的晓星尘!”大清早,镖局就被屠四叔洪亮的嗓门给震掀了盖儿。他刚走镖回来,直接冲进大堂屋,提起桌上的酒壶猛灌几口。

“得了四叔。”打杂的伙计白了他一眼,斗胆调笑道,“人家年轻气盛,你一个老单身汉就别跟他斗了。”

一提到单身屠四叔就来气,他将酒壶狠狠往桌上一掷,震得那伙计一个哆嗦,“我呸!就你贫!他还不是单身!”说罢他挑起大拇指指了指一旁扫地的年轻公子。

“岚哥,四叔拿你开涮了,还不快去娶个媳妇儿?”伙计哈哈大笑,提着草料去了马厩。

宋岚面色一红

他是柳城镖局新来不久的镖师,传言武功盖世,非普通习武者能及。百闻不如一见,宋岚刚进镖局大门就打遍了局里所有镖师,横扫千军,除总镖头屠四叔以外无人与之抗衡,顿时名声大噪,成了柳城的人物。再加之其相貌颇佳,街坊的不少黄花闺女为之倾倒。
只道这宋镖师性情清冷,行事低调,不大与人交往,但也勉强能和镖局里的伙计们打成一片。

“那小贼崽子能耐得很!”屠四叔气得抓耳挠腮。

“怎么说?”宋岚放下扫帚,问道。

“他啊,一天到晚没个正经,尽找咱镖局的茬儿!”屠四叔拉着宋岚坐下,“除了咱们,那些富贵人家也没少被他欺负!喏,前段时间不知祸害了好几家的姑娘!”

宋岚一口茶喷出来
“……”

“想什么呢!”四叔猛拍一下他的头,“那时正值几家千金待嫁,他把新郎官的娉礼尽数抢了去,虽说是大快人心,但也算祸事呢吧?阿岚,你说是不是?”

他顿了顿,又道:“阿岚啊,你刚来不久,四叔看得起你的身手,咱镖局总不能老是受这崽子的气是不是?你好歹走次镖,挫挫他的锐气。”

宋岚闷声听完屠四叔唠叨,点了点头

“晓星尘是么。”宋岚暗自记下这个名字,“四叔放心,我去逮。”

02

宋岚趁着天色未晩,绑好货物,驾着马车从镖局出发。

柳城境地鲜有水运,所以镖局运输一般是陆路,往东走就能出城,那是走镖的必经之路。

宋岚牵着马,漫不经心地瞧着四周的缓缓后退的景色。

突然,车厢一沉,木质车顶一阵轻盈短促的脚步声如疾风般掠过,宋岚几乎是即刻警觉起来,抽出腰间佩剑往上方一挡,兵刃既接,忽略头顶被人重重一拍,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

“哟,糟老头。”

“……”

宋岚一向被街坊搭上傲雪凌霜,风流倜傥,谦谦君子等诸如此类的词汇,突然被素未相识的人唤作糟老头,他一时有些懵。

他抬头,发现他面前的这位比他更懵

这从天而降的大侠面上蒙着黑纱,只看得清那双清澈的眸子,一袭白衣,颈间系着栗色披风的细带。他直愣愣地将宋岚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竟看呆了眼。

这次走镖的,不是那个只齐自己肩高的短小精悍的糟老头,而是一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长相还贼他妈俊的同龄人。

他轻咳一声,故意瞪大眼睛威慑道:“你谁?”

此话经他口中说出,未有半分不恭的语气,清亮的声线软化了他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虽说是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公子,这小眼神却看上去与撒娇并与区别,明明是自己冒犯在先,反倒先盘问起宋岚,宋岚差点没被他给气笑。

“在下宋岚宋子琛,公子别来无恙。”在外礼让三分,宋岚谦和地自我介绍道。

“嗯,身材不错。”他的目光再次不经意扫过宋岚身前。

“公子……”

“相貌上等,腿型比例完美,捏起来手感肯定不赖。”他轻笑,装作不怀好意地舔舔嘴角。

他口中话语越来越风流,引得宋岚浑身一僵,他狐疑地盯着面前人,连退两步:“公子在外还是收敛一些的好,莫要失了家规礼教。”

那人眉间一抽,“你说什么?”他道,眼里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恼怒。

早已懂得察言观色的宋岚不由得有些慌,走镖途中得罪人不算小事,正要恭恭敬敬赔个不是,那少侠瞪大眼不可置信地问:“你把我当秧子*了?!”

“晓星尘……?”

03

宋岚不可否认,向这样连夜行衣都不穿的猎奇山贼他是头一次见。穿什么不好偏偏穿白色,搞得仿佛自己才是那贼人。这种人不是被宋岚当成富家家里的死纨绔,就是被当成一时图乐假扮山贼的死纨绔。

谁知道这样的一个猎奇人物就是原装晓星尘本人?

山贼大多一副凶相,满脸横肉,宋岚竟遇到了此般眉清目秀的小山贼(虽然没看清脸,但宋岚是这么认为的),除了行动敏捷,他也意外地觉得这个贼有些……可爱。

宋岚轻拍下自己的额头,打断自己的胡思乱想,就在下一刻,木质的车轮差点碾上石子路前铺满的荆棘。

他心头一紧

沉默半刻,宋岚清了清嗓
“合吾*------”

“合吾!”
紧接着,前方不远处也传来一阵此起彼伏的回声,没等声音消逝,一个白影跳出来毁了气氛。

“合什么吾!今天要打架!”晓星尘对着一片草丛指指点点,骂得正欢。霎时,周围安静得只能听见嗖嗖的风声。

“是你?”宋岚牵住马匹,下了车。

“亏你还知道我的名字,我要知道你就是柳城新来的那个镖师我早就跟你过过招了!”晓星尘站在宋岚不远处,眉毛一挑,鼻腔冷哼一声,“走镖连镖旗都不挂,敢问您这是真低调呐还是装时尚啊?”

“出门在外应当以和为贵,见面就打不符合江湖规矩。”宋岚定神,这晓星尘果真如同屠四叔说的那般……烦人。

“啧,麻烦,哪儿来的什么江湖规矩。”晓星尘拔剑出鞘,“相遇即是缘,子琛何不与我过两招?”

“好战之徒。”宋岚啐了他一口,无奈笑道,“星尘莫要怪我不客气。”

晓星尘点头,拔剑出鞘,对身后正欲出手的小弟吼道:“都站着别动!谁敢亮青子*我待会儿伺候谁!”随即跃至空中,月光适时穿过层层厚云,洒在他身上,照出他灵活的身影。

宋岚拔出剑向上格挡,兵器碰撞的嗡鸣声震得他虎口发麻。

几招后,宋岚发现晓星尘并不是有意要伤他,晓星尘迅速敏捷,剑法快狠准,但剑刃每每接近宋岚时又恰到好处地收回,像跟他闹着玩儿似的。

宋岚一刻不停地格挡晓星尘雨点般的攻击,明显地察觉到他在藏拙,虽空有招式,未伤他分毫,宋岚也不免因他出神入化的剑法吃了一惊。

他决定赌一把

宋岚在晓星尘后肩轻轻一点,晓星尘瞬间全身经脉阻塞,运气不得,被宋岚击出数米,但宋岚并未甘休,提着剑朝晓星尘挥去。

“老大!!”

晓星尘本能的阖上双眼,剑锋划过,却没有想象中的冰冷刺痛,他茫然睁眼,才发现自己的黑面纱被宋岚挑去,落入他掌中,玉瓷般白皙清秀的脸暴露在宋岚眼前。

宋岚呼吸一滞

那人柔和的脸部线条让人着迷,在月色下愈加摄人心魂。

就像是害羞的小孩被大人们开了玩笑,晓星尘又气又恼。

“给我!”晓星尘强行破开穴道,咳出一口血。

宋岚终于回过神来,他单手一扬,晓星尘不甘示弱的往前扑去,直直地扑到宋岚怀里,宋岚一愣,下意识搂住了他的腰。

“哎…呀!”晓星尘浑身一颤,双手将宋岚环得更紧,整个人缠在他身上,“别碰!”

这贼崽子怕痒

远处杵着的一群黑衣惊呆了
“老大…这是干啥呢…?”

宋岚向来不与人亲近,头一次这样和一个山贼亲密接触让他有些惊慌,手足无措间顺便验证自己的猜想,宋岚再次抚上他的腰。

“…你!”晓星尘气得直翻白眼,猛地推开宋岚,连面纱也忘了抢。

“撤!”

晓星尘一伙人很快消失在浓黑的夜色中,惊飞了树林梢头的鸦雀。

宋岚凝视着手中的黑纱,若有所思

他清楚地看见,在晓星尘逃走的那一刹,他红透的耳根。

04

“诶,听说没?晓星尘又去劫了谭家老爷一麻袋的银子!”

“这么厉害!谭老爷没报官呐?”

“哪儿敢报官?他一身功夫了得,就是官员也不敢惹啊。”

“这贼崽子到底什么来头?”

“谁知道呢,看那样子门派来头不小。”

宋岚看着旁桌几个小二聊得正欢,琢磨一下,插嘴道:“几位认识他?”

他们齐齐转身,惊道:“吓,谁不认识他?”

其中一个小伙子坐下来耐心跟宋岚讲:“少侠怕是外地人吧?他是出了名的好汉呐!净是劫嚣张跋扈的大富人家的钱财分给穷苦百姓,哪个山贼有他这等心肠?”

“还喜欢劫屠四叔的镖车!”另一个小二补充道,他们笑作一团。

“那你们可有谁见过晓星尘?”宋岚拿起桌上的小壶,在一旁寻了个杯子。

“唔,见过。”他眼珠一转,仔细想了想,道,“只是每次他都蒙着黑纱,行走如风,谁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但传言这崽子倒是生的一副好皮相呢。”

“听说是男人也会忍不住多看他几眼呐!”他们又不知羞的插嘴,笑声不止。

闻言,宋岚被噎住了,他不自然地咳嗽几声。

“瞎嚷嚷什么!还不赶快去干活!”小店的掌柜轰散了几个八卦的伙计,端来一盘花生米放在桌上,他歪着头看了宋岚好几眼,调侃道:“少侠酒量怎恁地不好,小酌几杯就上脸呐?”

宋岚手指触了触自己微烫发红的脸颊,低声喃喃
“我…点的是…茶。”

05

天色渐晚,宋岚找了客栈住下,将佩剑放到桌上擦拭。
今晚风不小,卷得屋子的小木窗吱吱作响,宋岚擦剑的手一顿,闭上眼仔细地听着什么,外面静悄悄的,唯有大风呼啸。须臾,他猛然睁眼,在风向陡然改变的那一刻,迅速起身将大开着的窗户“砰”的一声关上。

“啊啊啊!!”
他如愿听到一声惨叫。

宋岚又打开窗,面无表情地看着倒挂在窗口的晓星尘

他一只手攀着窗台,另一手一个劲地揉捏着泛红的鼻尖,大滴生理泪水垂在眼角。
“你原来这么暴力么……”晓星尘委屈地抽了抽气。

“跟了我一路,你要如何?”宋岚侧开身子,晓星尘翻身一跃,钻进屋子。

“拿了我的东西还打我,你是不是应该补偿补偿我一下?”晓星尘左顾右盼,发现没其他人后放心地坐在椅子上把玩着宋岚的剑。

宋岚叹息一声,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坛,推给桌对面的晓星尘。
“这家店的青梅酒,很甜。”他拿过自己的剑收好,“是你主动出手,我本就没必要再向你赔罪。”

“那不成,欠债就得还,这是江湖规矩。”

宋岚哭笑不得:“哪儿来的那么多江湖规矩?”

晓星尘朝宋岚吐吐舌头,撬开坛盖嗅了嗅。酒气芳香醉人,浓郁的青梅味道从坛中弥散开来。

“你不喝?”晓星尘倒了一碗。

“镖师走镖不喝酒。”宋岚摇摇头。

晓星尘颦起细长的眉,双手平放趴在桌子上,闷闷道:“那我也不喝了……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难不成你在酒里下了药?”

“……”宋岚认命给自己也倒了一碗。

……

晓星尘觉得这是他喝过的最沉闷的一次酒,陪酒的人句话不说。平日里和自己的小弟也没少喝过,大伙儿都仗着老大高兴,不知死活地给晓星尘一顿猛灌,晓星尘的酒量大概就这样练就出来了,这一小坛梅子酒根本不在话下。

晓星尘干脆直接捧起坛子把酒当水喝,意犹未尽,直到舔干净了坛口,才发觉对桌没有了动静。

“子琛?”他伸出手在宋岚眼前晃了晃,宋岚脸颊泛着粉色,紧锁着眉,拇指和食指掐着眼窝,仿佛迷迷糊糊中听到了晓星尘的叫唤,懒懒地抬起头瞥了他一眼。

“哦哟,还真下了药?”晓星尘似笑非笑地望着宋岚。

说什么镖师走镖不喝酒,明明就是酒量差

“既然走镖不喝酒……那这坛青梅酒哪儿来的?”晓星尘绕过桌子,将手肘子搭在宋岚肩上,俯身凑到他耳边,故意将气息撒在他的耳廓,“难道是专门为我买的?子琛,你是不是看上我啦?啊?”

宋岚显然是受不了他这样的撩拨,他挪了挪椅子,捂着脸背对着晓星尘。晓星尘见他这副害羞模样,笑得灿烂。

他也不理宋岚的抗拒,一手扒拉过他,捧起他的脸强行与自己对视,被湿淋淋的双眼盯着,晓星尘看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他突然灵光一闪,嬉笑道:“常言,领头不娶妻,难压手下人,我正欲寻一压寨夫人,子琛意下如何呀?”

宋岚低头茫然的瞟着地面,仿佛真是在仔细思虑,思考了半晌,他迟钝地伸手握住晓星尘葱白的指尖,凑到嘴边吻了吻,顺带咬红了他纤细分明的指节,然后抬头望着晓星尘,真诚道:“夫人。”
……
好家伙,看来只听清了“夫人”

晓星尘的指节被他咬得发麻,他也不恼,顺着宋岚的意,继续道:“那夫妻是不是要做该做的事?嗯?”他用膝盖轻轻撞了撞宋岚的大腿,指着木桌不远处的床榻。

晓星尘以为宋岚还会像方才那样羞得捂住自己通红的脸,哪儿知他微微一点头,将晓星尘横抱起来,郑重地将他放上去,欺身上前,开始扒拉他的衣服。
“喂喂喂我开个玩笑!”晓星尘眉毛一扬,即刻抓住那只犯事儿的手,见他还不停下动作,便扯开嗓子大吼,“宋岚你敢!!?”

宋岚被这一嗓子吼得发愣,然而镇压效果并不持久,两秒过后,他愈演愈烈,直接啃上晓星尘脖颈一旁的软肉,晓星尘痛呼出声,只好低声下气咬牙道:“老哥……猛虎不压地头蛇啊……”

“……嗯…?”

“我叫你别压我!!”他抵着宋岚耳朵大喊。

这一声倒是元气十足,宋岚被他给吼懵了,他终于听话地阖上眼,一头栽在晓星尘怀里。

……

“撩完就睡,太不负责了……”晓星尘暼起眉,小声嘟囔道。他翻身下塌,玩心大起,执起案上的细毛笔沾上少许墨,在宋岚脸上胡乱画了一通,画完后,憋着笑跌在地上打几个滚,然后起身捂着肚子踉跄着朝窗口走去,一只脚刚踏上窗沿,他又折回来,报复似的把宋岚的外衣扒了个精光,替他掖好被角,风也似地窜出窗口。

山间隐隐约约亮着几点火光,往近处一看,原来是几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举着火把蹲在山寨口,百无聊赖地等着他们的老大。

看见一抹白色的身影逐渐清晰,他们眼神一亮。

“老大!”他们一拥而上。

晓星尘亲切地摸摸他们的头,揽过他们肩头往寨子里走。

“老大又一个人去找那镖师耍,吃酒不带我们!”一个年纪较长的男孩子偏过头仔细闻,不满地嚷道。

“小屁孩儿喝什么酒!满山的果子够你吃……”

“老大!”
话音未落,另一个孩子又尖叫起来,手上的火把直往晓星尘脸上怼。

“搞什么?!”晓星尘被他叫得差点跳起来,瞪大眼往后一缩。

“你脖子……”小孩把火把举到晓星尘面前,指着他的脖子,委屈道。

在火光的映衬下,脖子上那少许交错的红痕颜色更加鲜艳。“老大被虫子咬啦?”

“……什么…”

“宋岚我…你……你大爷的!”晓星尘掰碎了房里的铜镜。

06

隆冬已过,大雪将土地又翻了新。

今天的镖车意外的好看,车帘换了,缀着流苏,搭上了少许艳色的绸子,好似花轿。

不知压到了什么坑凼,前轮猛地一颠,惹得前方马匹一阵嘶鸣。

“惊喜吗!”晓星尘从一旁草丛中窜出,放肆地大笑,足尖一踏,奔至宋岚身旁。宋岚未答,只是面带愠色地瞪了他一眼。那轿中帘微微弯起一个弧度,一个脑袋鬼鬼祟祟地探出来,正巧,头的主人与晓星尘对上了眼。

那是一个年纪不太大的女孩子

她仿佛被晓星尘地桃花眼给镇住了,好一会儿才发觉他面拢黑纱,她失声尖叫,一把搂住了宋岚,嘤道:“宋哥哥……”声音有些颤抖。

娇声娇气的嗲音让晓星尘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你吓到人家了。”宋岚淡声道,温柔地抚慰着身边的姑娘。

晓星尘一怔:“人身镖*?”

“不分场合,知道是人身镖你还撒野。”宋岚不轻不重地数落道。

宋岚身后的姑娘眼泪汪汪,抖得厉害,依旧面带惊恐地看着晓星尘,死死搂住宋岚的胳膊不放,这姑娘生得秀气,玲珑的脸蛋上镶着一双水灵的眼,她眼角天生有些下垂,像极了楚楚可怜的小白兔。

晓星尘看着姑娘紧紧依偎在宋岚身边,无由来地有些冒火,他道:“你抱他有什么用?横竖我该打的打,该嫖的嫖。”

姑娘着实被他这话给唬住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晓星尘!”宋岚低喝,伸手给了他脑门一爆栗,将姑娘护在身后。

“咝……”晓星尘揉着自己被宋岚敲出包的额头,扒开宋岚,又厚着脸皮凑近那姑娘,“你去哪儿啊?我送你去怎么样?他可菜了。”他戳了戳宋岚的肩膀。

姑娘吓得又往后一缩,睁大眼看着晓星尘,娇声抽泣

“我说的是真的!就算再来十个宋哥哥也敌不过我!”晓星尘自信的拍拍胸脯。

宋岚:“……”

浓烈的脂粉馨香扰得晓星尘心烦意乱,只得把气撒在宋岚身上

“宋子琛,没想到你竟然好这口。”晓星尘啧啧道。

“够了!”宋岚让姑娘回到车里,撩开晓星尘的黑纱,轻轻在他脸上拧了一把,“今天没时间跟你闹,让路。”

“嘁。”晓星尘白了他一眼,“你倒是走啊,我对女人才不感兴趣呢!”他捂着脸,随即消失在宋岚的视野里。

宋岚走了一路,仔细揣摩晓星尘的话,越想越诡异

“对……女人不感兴趣?”

07

“少侠,老大说他不想见你。”寨前一小厮正传话给宋岚,“要不您自己去找他?”

宋岚点点头,以外来人身份闯入寨子,直抵寨主房间。

“星尘。”

虽然到现在宋岚也没有摸清晓星尘师从何人,但早在很久以前,他便与晓星尘达成了共识,即使晓星尘时不时在他路过山口设下一些小陷阱,但总的来说,这个朋友交得很愉快。

晓星尘盘起腿坐在房里木椅上,背对着宋岚,暗自生闷气。

“上次送余家的闺女出远门,对人家绝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宋岚双手搭上晓星尘的肩,“你在生哪门子气?”

晓星尘自觉理亏,沮丧地呼出一口气,懒懒道:“光临寒寨什么事?说吧。”

“听四叔说,你顺走过我们镖局的印章。”宋岚挨着他坐下。

晓星尘挑眉:“如何?要赎回去的话三十两银子拿来。”

“不是……”宋岚汗颜,“镖单不见了,现在只能重写一张。”

晓星尘一听,乐得栽倒在地

“哈哈哈哈哈宋岚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

宋岚自知不能在别人的地盘揍别人的老大,只好好声好气道:“帮个忙罢。”

“嗯…”既然有人有求于自己,晓星尘硬是摆出了架子,他翘起腿,手撑在脸上,漫不经心道,“你先写一份,我盖好章之后给你送来。”

“你故意拖我时间。”宋岚皱眉道。

“镖单还要不要了?”

“……”

“那我等你。”刚写好的镖单墨迹未干,宋岚转身准备离开。

“哎等等!”晓星尘拉住宋岚,手指娴熟地勾开宋岚外袍的夹层,掏出三十两银子揣入怀里,得意地朝宋岚眨眼。

“城东的梅花开了,你不去看看?”

08

车轮碾过石子路,发出嘎嘎响声。七月流火,天气转凉,宋岚坐在车前,马鞭有下没下地挥着,他又一次来到这个熟悉的山口。

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声口哨

“嘿~”晓星尘坐在最高的树梢上,晃着腿,朝宋岚挥了挥手。

“……”宋岚抽出佩剑,对准树梢根部一斩,强烈的剑气袭过,树枝应声折断。

“诶诶诶!!?”晓星尘一脚踩了个空。

宋岚一个健步跃上,双手从他腰间穿过,两人抱了个满怀。

“东西给我。”宋岚放开他,摊手。

“我给你就是了!要不要这么不友好!”晓星尘愤愤地拍平弄乱的衣服上的褶皱,气呼呼地从袖口中掏出一张票单。

宋岚接过,一边目光从上往下扫了一遍,一边腾出手把正欲钻进镖车干坏事的晓星尘拖出来。

“……”

晓星尘又被他拥住,摁在车旁。宋岚微微一皱眉,盯着晓星尘的脸左看右看。

“干…干嘛?”晓星尘被他盯得一阵心虚,错开他的目光。

“闭眼。”宋岚捏住他的下巴。

“咦?”
听宋岚不可抗拒的口气,他只好咽了咽口水,乖乖闭上眼睛。

即使是闭着眼,晓星尘也能很敏锐地感知宋岚的脸逐渐贴近的压迫感。他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撅起小嘴,咂吧咂吧两下。

“…你在干什么……”

“啊?不是亲我吗……”晓星尘有些尴尬,又有些失望。

宋岚略带嫌弃地“啧”了一声,掏出白手帕用水壶的水润湿,将晓星尘脸上干透的墨迹擦净。

“亲你…我有那个胆子?山大王?”宋岚心道,我真是怕极了你。

“瞧瞧你那模样,跟差点死了老婆似的。”晓星尘看着宋岚拿到镖单松了口气,嗤道,他顿了顿,又自顾自地说,“偌大江湖,黑道白道哪一个不是道?山林来去自由逍遥,凭着一身功夫随意闯荡,你可倒好,非要做那套脚的镖师。”

“你想如何?”

“你不都晓得?偶尔扶贫济困,挣点零头,也算是为一方百姓造福了。”

“星尘,你这样不行。”

“怎么不……”

“多谢。”不等晓星尘说完,宋岚拱手,将镖单折好放入袖口,转身正欲匆匆离开,他看了看天色,咬着牙,一脚登上车前横栏。

“喂!”晓星尘突然将宋岚一把扯下来,他像是急红了眼,明净的瞳孔泛着淡淡血丝,他不依不饶拽着宋岚,“你打算怎么谢我,人情债怎么还?”

宋岚沉吟道:“来日方长,若是以后有缘相遇,我定会还你。”

晓星尘有些不高兴地鼓着腮帮子,最终无奈的长吁出一口气道:“那我天天在这里等着。”

“走镖途远,你我不会常常相见。”宋岚牵着马缰绳的手紧了紧。晓星尘听闻这话,不免有些怅然。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有些话呼之欲出

晓星尘眼神一亮

宋岚弯下身子,挽住晓星尘的手一抬,将人扛在肩上,往车里塞。

“干什么!”晓星尘没好气地推开他。

“跟我回镖局,做镖师。”宋岚声音平和,面上波澜不惊,“人情债随时可以还。”

“想的美!”晓星尘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要进了你们镖局,那屠老头岂不天天削我!”他像是想到了日后悲惨的生活,不由翻了翻眼皮。

“分你三成股?”

“不去不去!”晓星尘气恼得直打滚,看也不看宋岚,任凭地上尘土染脏白衣。

“这样你就不必再费尽周折去劫人钱财了,你的小弟死心塌地跟着你,山林虽是畅快自由,但你忍心让正值抽条年纪的孩子满山摘果子充饥?”

“……不去。”

宋岚摇头,蹲下身将在地上打滚的晓星尘拽起来,迟疑几分,在他耳旁低语道:“那要不…我做你压寨夫人?”

晓星尘臊红了脸,抱住宋岚,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的梅香,那是城东梅花的味道。

他将头埋入宋岚怀里,将身上的尘土全部往宋岚的黑衣上蹭,许久才蚊声道:“还…还是我做你夫人罢……”

【小番】

01

至于宋岚为什么在后来对掐腰情有独钟……

他永远忘不了那天一大早看见自己的外套被胡乱扔在地上,自己只着一件凉飕飕的白色里衣,一出房门还被年轻貌美的老板娘“咯咯咯”笑了好久。

“晓星尘我……你大爷的……”宋岚差点陪了客栈一面镜子。

02

“子琛你听我解释!!我要打的是她!要嫖的是你啊!!”

“我说错了!!十个晓星尘也敌不过一个宋哥哥!!”

03

一进镖局大门,宋岚就举起晓星尘的手在屠四叔面前扬了扬
“四叔,逮到了。”宋岚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奇妙表情,像是炫耀。

屠四叔神色一凌,狮吼功随之而来:“贼崽子别跑!!”说罢就要去揪晓星尘的脸。

就知道,八成会是这样

“诶诶诶你个糟老头过分了啊!我还没惹你呢!”晓星尘受到了惊吓,从宋岚身后一闪,一脚跃上一旁的梅花桩,屠四叔紧随其后,追个不停。

“晓星尘别忘了你顺走我五十两银子我还没收拾你!!”

“穷人没钱了拿你的用用不行啊……别打了我我我错了四叔!!子琛救命!!”

话音刚落,他忽觉腰后被人一揽,双脚悬空,晓星尘直接被宋岚扛起来搭在肩上,宋岚抵住屠四叔迎面而来的强大功力,道:“还请四叔不要再欺负他。”宋岚笑了笑,“他现在是我夫……他现在是镖局的镖师了。”
他自豪地在肩上晓星尘柔软的腰间捏了一把。

“混蛋叫你别碰我腰!!!”

敢情你是一开始就想逮我?

晓星尘感觉自己被骗了

04

“阿岚他……竟然脱单了。”屠四叔丧气地灌完了第三坛酒,晓星尘同情地拍拍他的肩,将盛满第四坛酒的碗递到他嘴边。

“子琛人帅脱单快,糟老头你就别指望了。”

END

感觉,星星很像……孩子王哈哈哈哈哈

最近忙得团团转,怕是真要成了两周一更(不过没关系,这是我这种窥屏狂魔的自我放松方式)

==========

*秧子:富家纨绔少爷
*合吾:都是朋友
*亮青子:抄家伙,准备开打
*人身镖:送人远途,保人平安

都是行话

评论(19)
热度(85)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