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安雷】匿雪者hide his snow

*送给yinko @北茶優 的生日礼物,祝日后学业顺利!生日快乐!
*安迷修老师和雷狮同学

「I want to walk with you hand by hand deep into night 」

_______________

正文


就像一个小时前在短信上提到过的一样

雷狮呼出一口白雾,将棉袄扣子往上多扣了一颗,双手插进衣袋,在教学楼下等他。

巴黎的冬夜并不暖和,夜色很早便黯淡下来,夹杂着暖洋面吹来的西风,雪花随之舞动,席卷着掠过一盏盏炽白的路灯,晕染出冷色调的光影,雪影疯狂而嚣张,留下一地灰白。

这是个地处小城偏中心的学院,虽然装潢奢华但极为低调,在巴黎的冬夜安静得如同梧桐树上抖羽毛的灰雀。整个学院都沉寂下来,唯有不远处高楼的台灯还不应景的亮着。

他终于等得不耐烦了,一脚踹上地面堆积的残雪,一片白茫茫在脚下绽开,雪尘呼啸着铺了一地。雷狮阴着脸,低声骂了句什么,但很快就融进了肆虐的风雪中吹走了。

“烦死了。”他说。

他正准备扭头就走,肩膀却被人蓦地一拍,还没等他破口骂人,手中便塞入了一杯盛得满满当当的热奶茶。

“穿这么点儿,你是打算让我去病房探望你吗?”安迷修从随身带的背包里掏出一条羊毛围脖替面前缠着白头巾的青年戴上。

“拿开!羊毛扎脖子!”雷狮皱起眉,把正要套上脖子的围脖推开,恼怒地瞪了安迷修一眼。
可偏偏在围巾离开脖颈的那一瞬,一阵冻人的寒风刮过来,刮得雷狮浑身一抖,打了个不太体面的喷嚏。

安迷修望着他,笑而不语

雷狮被他盯得心虚,只好沉着张黑脸接过安迷修手中的毛绒绒,扭捏着围上。

大抵是夜间天气过于寒冷,街上的行人并不太多。不知是巴黎人不太习惯冷冰冰的夜晚,亦或是他们生来讨厌这样冻得僵硬的孤独感觉。

可安迷修只是无奈地叹息一声,换上日常可亲的面容,上前牵住雷狮冻得冰凉的手,也不顾他是否挣扎,将它深深纳入自己呢子大衣的衣兜里。

“走吧。”

严冬降临,街上冷得不像话,安迷修撑开背包里的黑色雨伞,挡住飞雪,把雷狮的手握得更紧,两人不由自主地靠拢。

这时雷狮仿佛才注意到自己另一只手上握着的奶茶,他不屑地摇了摇,侧过头对安迷修道:“不喜欢甜的,不想喝。”

“谁说是给你喝的,雷狮同学?”安迷修哭笑不得,“手暖和了就给我吧,不喝就扔掉。”他一边说,一边去夺雷狮手里的奶茶杯。

“不给。”雷狮手一收,躲开安迷修,连忙把吸管衔住,狠劲咬了一下,愤愤吸了一大口。

甜的,好像不那么糟糕

“不喜欢便不要再勉强自己了。”安迷修止住步伐,带着雷狮停在了不远处一个还未打烊的小酒馆前,因着夜晚的风雪,这家店的屋檐的雪堆积了厚厚一层。

店主是巴黎本地人,是个络腮胡老头子,他微笑着,眼角的皱纹一条一条堆叠,足以见得安迷修是这里的常客。

“晚上好,先生。”安迷修熟稔地和他打招呼,牵着雷狮在靠窗边的小圆木桌前坐下,“两听黑啤,谢谢。”

雷狮不着痕迹地微微皱了眉头

待到啤酒搁到桌上,安迷修推了一罐在他面前,他才阴仄仄地发言:“安迷修,你什么意思?”

老店主意识到气氛突然的不对劲,很识趣地退到一边,顺手拿起柜台的抹布漫不经心地打扫。

“我以为你会喜欢。”安迷修垂下眸子,叮的一声拉开易拉罐,仰头自顾自喝起来。

雷狮红了眼,攥紧了拳头

几年前的安迷修断然不会让雷狮玩儿命的喝酒,为此两人起了不少的争执,但雷狮一度认为这绝不是安迷修离开他的原因。

懵懵懂懂,患得又患失,直到别离之际才感知到这般感情,显然有些来不及了。

雷狮不喜欢下雪,这并不能代表他一如既往的不爱雪。

安迷修离开的那天,也正是那年冬日风雪肆虐的一天,雷狮从教学楼一路狂奔至校门口,安迷修黑漆漆的背影快要融入满天大雪中。也正是那天,雷狮气得一脚踹坏了教室的铁门。

“没什么意思。”安迷修宽容地笑了笑,“你这不是回来了吗。”

“可是你没有回来。”雷狮松开了紧缩的眉,小声嘟囔着。

想念的话在口中绕了千万遍,最后却只能化作一声叹息掩在唇齿间。

雷狮闭上眼,将手中黑啤一饮而尽,猛地撂在桌上
“喂,安迷修,我们走吧。”

安迷修笑着,不可置否,替雷狮把空的易拉罐扔掉后,挽着他出了小店,去自己公寓的路上。

刚一打开门,寒气瞬间包抄了两人,雷狮冻得又是一抖,他咬咬牙,使足力气把脚一跺,将地面本就轻薄的雪碾成了更细的粉末。安迷修看着好笑,却也只是弯弯嘴角,把学生搂得更紧一些。

“你不喜欢下雪吗?”安迷修把伞撑得略高一些,露出额前上方的小半边黑夜,看路灯下的雪染得透亮,“巴黎不常下雪,今年头一遭初雪被你赶上了,你应该高兴才对。”

雷狮一嗤,嘲他道:“你少在这里以己度人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歪着头想了想,又简单的措辞,“我不喜欢下雪,又脏又冷,烦人。”

巴黎的雪像风沙,落地不融,只是化为晶莹的冰粒,鞋底磨过去,踩在地上“沙沙”的响。雷狮微皱着眉,呼出一口气,似是叹息。

他也知道,几年不见安迷修,不管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不希望两人的相见会遇上这场灰白的雪,把思念与冰冷相融,覆在寂寥又毫无温度的街上。

他当然烦

安迷修自然懂得雷狮心中的弯弯绕绕,这不太像是不羁海盗的心思,也不言破它。时间虽然冲不淡他本该有的狂傲,却也在久别重逢其中多了几分坦诚和憧憬。

安迷修侧过脸,稍稍抬头,吻上雷狮沾了雪粒儿的眼睫,雷狮顺势闭上眼。雪受了些暖意融了去,留下了温热的水渍,安迷修又向下移了些,将吻落在他泛起凉意的鼻尖上。

原来,原来这雪是热的啊

雷狮倏地睁大眼:“你……”

“你真的不喜欢下雪吗?”

他心头一烫

他敛了眉,悄然张开手掌,偷偷接过从天而降的白羽,冻得一抖,他握住了那片雪花,握成了一小掬温暖的水,他又捧着手兜了少许,藏进了棉袄衣袋。

“……都说了不喜欢啊,烦死了。”

fin

评论
热度(6)
  1. 北茶優荷姀梓【六月备考】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阿梓55555555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