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75 °奇遇【高考应援】

想自作多情地为今年的考生写点什么,隐约记得今年有不少道友高考,虽然可能现在应援有些提前了,但毕竟我得权衡我自己的时间(不是520哈哈哈)

态度决定高度,心态决定状态

祝高考一切顺利

================

「我向左转75 °,你向右转25 °,望见彼此不难 」




正文



“啊?学长泡学妹?!”阿箐端着盛满早餐盘子的手一抖,三明治险些与餐桌亲密接触。

“错。”宋岚将刚看完的报纸折了两叠,淡定地往阿箐脸上一扔,“是学长泡学弟。”






今天学校准时下课,不少学生从校门涌出,为快要熟睡的城市带来了噪音,熙熙攘攘的人群流过大街小巷,仿佛人间的长河。

晓星尘单肩挎着背包,从人群中挤出来,来回穿梭,他不大确切的目光迅速向周围一扫,来不及逗留,他的步伐又更快一些。他暗自点头,隐晦地笑了,又后知后觉地捂住嘴,生怕欣喜之情露于颜表。

晓星尘故意穿入一个巷子,速度也放慢了些,不远处烟熏肉铺的暖色调灯泡挂着,几个赤膊的汉子坐在折叠木桌前拼酒,劣质香烟的味道萦绕在鼻梁。晓星尘刻意避开那处的喧哗,拐进另一个路口,黑暗迅速向四面八方包抄过来,他没有恐惧,反而更加兴奋起来。

没走多久,他停下脚步,面对的静谧的小巷道:“出来吧。”

并没有人回答他

他茫然了一瞬,在四下漆黑的巷子里转过头,晓星尘方向感很不好,加之他的高度近视,几乎因为自己的一转身失了方位,亲手将自己送入了无尽的黑渊中。

突然,他忽觉背后一阵隐忍的脚步声,没等他调头,自己就被一个高瘦的身躯从背后拥住了,随即怀里被塞了好些东西。那人的脸几乎是立即贴上了晓星尘的耳鬓,在他鬓间厮磨,口里不住地唤着:“星尘…星尘……”

面对这样突然袭击自己的痴汉,晓星尘不怒反乐,他被唤得发臊,本想转过头亲吻那痴汉,无奈被抱得太紧,只好调笑道:“宋先生,侵犯高中生可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宋岚没脸没皮地回了一句:“哦,所以在承担刑事责任之前,我得先好好侵犯一下那个高中生。”他舔了舔精致的耳垂,扳过晓星尘的肩膀,咬上朝思暮想的薄唇。

日久堆积的思念附着在雄性荷尔蒙上弥散开来,浓郁又持久,湿润了周围干燥的空气,牵扯着两人的脑神经,难耐的情思和欲望叫嚣着要撕裂他们的身体。

隔离城市烟火的小巷,最适合偷情

晓星尘被吻得浑身酥软,手中的东西差点没拿稳,被宋岚敏锐地托住了。

宋岚终于肯放过他,舔了舔嘴角,在晓星尘脸颊旁啄了一下,切入正题

“你的成年礼。”

这时晓星尘才注意到手上的东西

待脸上的热度逐渐消散,两人牵着手走出巷子,在路灯下的一处长椅坐下,晓星尘终于看清了怀里的物什。

一束玫瑰,一盒心形巧克力,一个大小适中的方形礼盒。

“还成年礼呢,搞得跟情人节似的。”晓星尘抿着嘴偷笑,“子琛,这就把我给打发了?你当我是小女孩儿呢?”

宋岚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伸出手指在那个礼盒盖上轻轻敲了两下,带着暧昧的笑容,“打开看看,小女孩儿。”晓星尘将信将疑地抽开盒子,一套精致崭新的白色西装和一条灰色领带规规矩矩的盛在盒子里。沉稳大气又明朗,嗯,确实是小女孩儿的风格。

晓星尘惊得挪不开眼,许久才将视线转回宋岚身上。

“又让男神破费了。”晓星尘面带歉意地笑笑,将礼盒收拾好,犹如珍宝一般抱在怀里,环顾四周,确定没人过路以后,飞快搂过宋岚的脖子,在他唇上啾了一下。

“以后你让我破费的日子还多着呢。”宋岚顺势扣住他的后脑,居高临下地注视着他。

“你什么意思……?”

“不闹你了,走,回家。”宋岚拉起晓星尘,向着他家方向走去。




教学楼大门口上,电子时钟的倒计时数字越来越小,毕业年纪的校园扛把子披星戴月,早出晚归,没人能从吃饭睡觉学习的三点一线的生活中解脱出来。晓星尘很幸运,白忙之中还有另一个人陪伴他。

宋岚是偷偷从他乡逃回来的,只为撞上母校一年一度的成人礼,给那个深受科举制荼毒的人一个惊喜。




明亮的LED台灯照出晓星尘柔和的侧脸,宋岚递上一杯牛奶,坐在晓星尘身旁,忽略掉练习册上密密麻麻的解题过程,只是盯着他看。

晓星尘被他看得发毛,他索性丢了笔,正视那张笑得诡异的俊脸:“子琛,几月不见,都学会逃课了,千里迢迢奔回来只为打扰晓某人学习?”

“那你的意思是需要我帮你补补功课?”宋岚轻笑,把牛奶杯举到晓星尘嘴边。

“小的不敢。”晓星尘对着牛奶猛吸一口,拱了拱鼻梁上的眼镜架,含糊不清道,“不过你可以选择再赔我一副眼镜。”

闻言,宋岚敛了笑容,趁晓星尘抱着牛奶杯,他取下晓星尘的眼镜,托在手心,抚上他的眼角,柔声道:“既然赔了一副就不会再有第二次了。”眼角一条指甲盖长的细小条疤,在摩挲的指尖中若隐若现。

……




“好,我方主力队员宋岚早已抢占了先机!他迅速绕开了对方的拦截追堵!他离球门越来越近了!好的!!75 °角射门!!球进------ ”

足球擦过门框

“等…等一下!球飞向了对面的观众席!!同学们快躲开!!!”

运动场主席台的足球赛解说员当场失控

那个擦边球稳稳地砸中了抱着薯片啃得正欢的吃瓜群众晓星尘

场面一度混乱

但凡有着丰富被砸经验的少女,都会一把辛酸泪地总结出一个怪诞的道理:如果你是被篮球砸,那么那一定是恋爱的开始。如果你是被足球砸,那么那一定是赶赴医院的开始。

但这次不一样,晓星尘和宋岚同样砸出了爱情的火花

虽然最后还是去了医院

晓星尘的金属边眼镜被砸成粉碎性骨折,他的眼角被碎掉的镜片划了一道口子,差点失明。

当宋岚破开重重叠叠的消毒水气味,来到晓星尘的病房时,晓星尘已经从昏迷当中醒过来,他头转向窗外,看着阳光透过窗户照亮的灰尘,过了好一会儿,他仿佛才觉察到有人来到,转过头,淤青的鼻梁和蒙着纱布的左眼撞进宋岚的视线,宋岚愣住了。

他不知道是先说“你好”还是先说“对不起”

见宋岚茫然失措的模样,晓星尘竟然没心没肺地笑了出来

宋岚震惊极了,他真的非常害怕自己砸坏了学弟的脑子

“咝……”晓星尘突然止住笑,用手捂着左眼,垂下头。

“你怎么样?”宋岚紧张起来,赶过去,轻轻扳过他的脸,查看伤口。眼眶周围渗出一片红晕,应该是他笑的时候扯裂了,白皙的皮肤衬得鼻梁的淤青更加突兀。不难看出,在受伤前,这是一张十分清俊的脸。

“噗……哈哈哈。”晓星尘又开始笑,有了先前的经验,他之后就一直绷着脸笑,皮笑肉不笑,惊悚又滑稽。

“宋学长好,我是晓星尘。”

“叫我子琛。”

此后的一个多月,作为学长,宋岚主动帮忙替晓星尘温习功课。哪知两人成天泡在一起泡出了温度,宛如温水煮青蛙一般,甘愿沉溺其中。

摘掉纱布的那一刻,晓星尘叫道:“好哇宋子琛!我毁容了!你要对我负责!”

宋岚站在他身后,幽幽道:“敢情晓星尘同学打算靠颜吃饭?”

晓星尘一噎

宋岚正打算花半个小时的时间对晓星尘不端正的人生态度进行批评指正,还没开口就被晓星尘无情地打断。

“你就…这么喜欢75 °? ”晓星尘扬起头,故意斜视他,不屑道。

“这明明是25 °。 ”宋岚微微低头,凝望着这个矮他小半个头的家伙。

“不过,我更喜欢0 °。 ”宋岚俯下身,与晓星尘平视,凑近,捏住他的下巴,侧过头,将即将决堤的千言万语尽数封在了唇齿之间。

“那就负责一辈子罢,晓星尘,你跑不了。”




为江娥搭的水上豪宅都长草了,鲲鹏都绕地球三圈了,望舒的驾照都吊销好几次了。你怎么现在才跟我表白





宋岚静静地看着晓星尘喝完牛奶,用纸擦擦他的嘴角。

“这次回来,除了送我礼物之外就没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晓星尘展颜。

“想你了。”宋岚笑得意味不明。

从未说过肉麻情话的宋岚此刻让晓星尘抖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怎么突然嘴巴就开窍了?”晓星尘拍拍宋岚的脸,“是不是对你学校的其他美女也说过这句话?子琛,你学坏了。”

虽然知道是玩笑之言,不过宋岚还是恶狠狠地丢下一句:“等你考完,就让你尝尝真正被侵犯的滋味。”

学坏了,果真是学坏了,晓星尘心里道。




与我的星尘从相识到相爱不过一个多月,日久生情根本说不通,一见钟情倒像是那么回事。我们的相遇就像《红楼梦》那般剧情:“这个妹妹我见过!”不然又怎会在如此短暂的时间深谙对方习性?很多人说这是飞来横祸,对我,对他,都一样。可是喜欢上一个人怎么能说是飞来横祸呢?说是奇遇也不为过。在那之后,我一直也没再有机会向他道歉,他貌似也并不愿意听我道歉,从他开始没心没肺的笑时我就知道,我可能不需要道歉了。我们一直没有公开关系,于是就一直有女孩子妄想着看我再次踢球失误砸到她们头上造就另一段奇缘,于是,为了星尘,我决定退出校足球队,顺便告诉姑娘们,本人技术欠佳,但并不是观众定位器。毕竟:观众三千,我只选一人砸。

75 °也好,25 °也好,此刻遇见的,便是想要一辈子守护的人。
他说要和我考上同一所大学,所以,在他高考前的每一个晚上,都会有这样一通电话。





“早点睡,等你好消息。”

挂掉电话,晓星尘开了房间的窗,对着漆黑的天边几点明亮的星子若有所思

晓星尘想想从前和宋岚做清洁时,宋岚对准自己的屁股就是一脚,口里还命令道“扫地了,扫把星”的辛酸过往,他恨恨地咬咬牙,将两支玻璃管葡萄糖塞进背包里。

高考咸鱼一定翻身,晓星尘心道。





确实,在艳红的励志横幅随风飘扬的时候,他就做到了

……


“不得不说啊,岚哥,你这泡妞…咳,撩汉技术真的是出神入化!”阿箐真诚地向宋岚竖了个大拇指。

宋岚挑眉,伸出刚灭菌消毒的手将盘中的三明治拿起塞入阿箐口中。

“……”阿箐愤愤不平地将三明治胡乱嚼两口,咽下去,消了气,又问,“星尘哥呢?”

“大概还没起床吧。”宋岚故意提高音量,往寝屋瞟了一眼,“都是成年人,就应该做成年人该做的事。”

阿箐一头雾水

风情万种的宋先生露出“子琛”式微笑,朝房间偷偷张开的门缝一勾下巴,抛了个媚眼,门缝对面的人扶着腰一阵恶寒,白眼直翻。




“谁让你下床的?”


END

名义上是应援文,实际上只有非高考人士才会看到的一篇。(考生都去复习了吧hhhhh)

当然同时也祝中考的小宝贝儿们沉着应考(老前辈阿梓告诉你们当年我一边考试一边打蚊子)

反正不想今年的高考……原因不想说……
我ball ball你们别考了好不好QAQ

之后大概也会消失一小段时间?

最近没脑洞啦,有朋友愿意点梗吗?

评论(21)
热度(40)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