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长安忆

*唐朝设定(说书起源于宋,这里出于私心架空一下)
*挖个小短篇消遣
*我闭嘴

【壹】

==================

正文

他觉得,这个地方好像来过。像是来自亘古绵长的记忆。可他什么也记不得了,连自己此次不远万里赶赴长安的目的,也在舟车劳顿之中甩得差不多干净。

他隐隐约约记得,他是在找什么,连是人是物他也不清楚,偌大的都城,一根银簪,一把长剑,甚至一花一草都能成为他寻找的对象,要寻一个自己都说不清的东西,与大海捞针无异。虚无往事如飞沙走石,藏匿在都城的各个角落,再无踪迹。


三月的长安不如别的地方那么寒冷,春风拂过几重山,拂去了料峭春寒。暖阳早早迎着大街,带起一束蒸气,和着桂花糕的清甜香味升腾至半空,掠过喧闹的早市。

晓星尘却像个傻子,站在长安城的大街上,抬脚迈出一步,不知下一步迈向何方。

直到满载瓜果的笨重推车的前端撞了他一个踉跄,硬生生将他的思绪撞回了脑门。晓星尘向前跌去,顺着人流,慌乱中他本能地拽住一个人的衣领,随后落入那人的怀抱。

“哎呦!这…这位公子,实在对不住!”推车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贩,却早已没有了初涉商域的青涩容貌,见着自己撞了人,惊得推车车柄都脱了手。

“无事。”晓星尘苦涩地一笑,也没有为难他,只觉抱住他的手并未松开,暖暖的,身上又带着些寒梅的冷香,晓星尘好奇将视线从小贩移到了面前人脸上。

是一个年轻男子

身着黑衣,领口被他拽得微微敞开,清亮的眸子和轮廓分明的脸颊黑白分明,细长的眉撇起,神情复杂地看着晓星尘,又忽觉不妥,两人同时放开了对方。

“是在下唐突了,公子看着面熟,不免多看了几眼,见谅。”黑衣男子微微叩首,道歉道。

“……”一时接受了两个人的道歉让晓星尘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瞥见那人被自己拽凌乱的领口,连忙凑过去伸手想要抚平,而那男子却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立即后退两步,保持了两人的距离。

这下倒好,唐突硬生生成了非礼。

卖瓜果的小贩还没离开,借两人沉默的机会,讪讪一笑正要开口,那黑衣男子眼神飘过来狠狠一瞪,将小贩口中呼之欲出的“两位要不要买些新鲜果蔬”给硬塞了回去。

“呃…我不是那个意思……”晓星尘摆摆手,面色微红,正尴尬时只好换个话题,“公子怎么称呼?”他挺直身子,而尾骨袭来的钝痛让他又弯下了腰。

“可是撞伤了?”宋岚理好了自己的衣领,扶住晓星尘。

与刚遇见的人本就矜持谨慎,总不得好意思说自己屁股疼,晓星尘只得抿嘴苦笑着摇摇头。

“宋岚,宋子琛。”宋岚闻言,松了一口气,见大街人流涌动,轻轻拉过晓星尘到街口转角处。

“在下晓星尘,今日多谢宋公子。”

“不必客气。”宋岚道,“听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

“是,我因事来长安。”晓星尘笑笑,因为自己也说不清,他并未对宋岚多言,他向周围望了一圈,有些纳闷道,“方才那小贩去哪儿了?我还打算买个梨呢。”

宋岚:“……”

儿时的那一场高烧顺带将晓星尘八九岁前的记忆一块儿给烧没了,他只是依稀记得,父亲将自己交给了师父,便冒着瓢泼大雨匆匆离去,连碌碌马车轴轮带起的湿哒哒的泥泞声也没有留下。

从那以后,他就被师父抚育成人,再没见过父亲。

而父亲临走前,对幼儿时的他说“回长安找到它”也没说个明白。

究竟是有多急迫,才让父亲只给自己丢下寥寥数语就不知去向,连师父也没有告诉?他就能确定自己会记住他的话吗?他会去哪里?

而那个“它”,是什么呢?

他走入就近的客栈,这里弥漫着丝丝檀木香气,熏得人昏昏欲睡。客栈不大不小,很安静,只留下说书人滔滔不绝,思绪就随着大堂茶厅里说书人的醒木一敲,戛然而止。

“那场大火烧了两天两夜,不知有多少冤人葬身于此呐,而那两人却迟迟不见踪影!”那说书的先生将到此处,不由惋惜得捶胸顿足,执起收拢的折扇一下一下的敲在手心,在座听书的各位无一不是神色凄然。

晓星尘见状,摇摇头,揉了揉紧锁的眉,上楼找到自己的房间。

TBC


借tag多bb两句:这几天在翻看一些太太以前的作品,发现自己的一两篇文跟人家撞了剧情,甚至对话描写都一字不差!

撞梗不可怕,谁菜谁尴尬。那谁不就是我吗?

虽然现在这么说倒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也并没有小可爱们说过什么。但我必须在此声明:阿梓我以我的人品担保,我绝不会抄袭任何一位作者的作品,这种下三滥的事情我绝不会做。

本人自己也不太喜欢和别人撞梗,所以能够理解其他太太被人撞梗的心情,在这里还是想道个歉,至于我的哪篇文撞了谁人谁文谁梗,我就不说明了。很尴尬,心情也有些……复杂。

如果是大众一点的梗倒没什么问题,怕就怕撞了同一篇文的多个地方。如果今后朋友们看到我的东西又有雷同,请麻烦告诉我一下,我尽可能地改动,谢谢!(我尽量多“凭空捏造”一些自己的东西)

另外,我说话偶尔会冒出几个高调的词汇,我已经在很努力地升级自己的情商了!如果我说的话让你觉得不舒服,请尽情地喷我!不要客气!

========

看文愉快~

评论(29)
热度(39)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