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双花】狐遇

#瞎几把乱写,巨型ooc现场,别怼我,千万别
#沙雕乐弥点梗,正经的题目不正经的文
#本来是送给乐弥太太的生贺,结果拖到现在,感谢太太不杀之恩!乐弥明天就要离开我们去集训了,这篇烂文就既作为生日礼物又作为临行前的送别礼吧!
愿我们友谊长存 @悲逆流川—乐弥❤️


正文

***

雨后的山林笼罩着一股湿漉漉水汽,青草的芳香晕染其间,泥泞小道的脚印却错综复杂。

在这样清新怡人的林子里,孙哲平成功地和与和自己同行的登山大队走丢了。

他鼓起勇气绕了大半个山腰,半个人影也没见着。孙哲平无奈地踢开路边潮湿的小石子儿,正准备下山,他耸了耸肩上的背包,查看着周围的山路。突然,身旁的草丛窸窣作响,孙哲平猛地回头,死死盯着那团摇曳的灌木。

“谁……”他往后退了几步。

而那草丛又动了动,探出一个毛茸茸的头。

一只狐狸
孙哲平松了口气

那狐狸眨眨眼,和孙哲平对视几秒,觉得没趣,正准备把头缩回草丛,谁知孙哲平急性脑抽筋突发,心血来潮大喝一声:“孽畜!还不快快现出原形?!”

那狐狸一愣,随即开口道:“这本来就是原形啊!”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孙哲平吓得汗毛倒立,扯开嗓子大叫:“妈呀有妖怪!!!”

他撒丫子往前跃了几步,那狐狸就后腿一蹬,从灌木丛里滚了出来,“哪儿有妖怪啊你别丢下我啊!!!”

孙哲平鬼使神差地一回头,就看见狐狸虚弱地伏在草地上,孙哲平这才看清,这是一只刚成年不久的白狐,一身乳白,毛茸茸的大尾巴和狐耳泛着栗色,后脑的毛略长,甚至可以扎起来做一个小辫子,它蹿出来,刚好摔在一个湿漉漉的泥坑里,浆水濡湿了它的皮毛。把白毛弄得有些脏脏的。

“哪儿有妖怪呀……”狐狸的声音像是一个有活力的青年音色,此时受了惊吓,话音有些打颤,它眼巴巴地瞧着孙哲平,眼里无端蒙上一层薄薄的水汽,委屈极了。

“逗你玩儿呢。”孙哲平心软得一塌糊涂,双手捧着狐狸的前脚,轻轻把它抬起来,它的腿猛地弹了一下,孙哲平一愣,随即小心翼翼握住它的后腿,往上一掀,一条细长的伤口映入眼帘--大概是蹦出来的时候被灌木划伤了。

对于孙哲平这样,单身二十几年的人来说,第一关注点自然不是这个。

“妈呀!还真是个大兄弟!”他叫道,视线迅速从狐狸胯下收了回来。

***


对,我们再强调一遍,孙哲平是个单身二十几年的老男人,没有女朋友,更不会不甘寂寞去买个小动物大眼瞪小眼,不管是照顾人还是动物,都无从下手。

毕竟,他养条鱼,鱼都懒得跟它吐泡。

要不是自己受伤了,也绝不会跟这样一个能把一条狐狸腿用纱布裹成猪腿的人。

“喂,狐狸,你平时吃什么?我这里没有狗粮。”

……
伤好了就赶紧跑,狐狸到孙哲平家的第一天就有如此打算了。

***

“狐狸啊,你有名字吗?”孙哲平无聊,翻箱倒柜把墨水瓶拿出来,教狐狸写字。他用钢笔在白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孙哲平。”他写道。

狐狸没说什么,将爪子在墨水水面上一蘸,在白纸上胡乱舞了两下,三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纸上。

“张-佳-乐-”孙哲平终于看清了它的字,“厉害!如此现代的风格!原来你不是上上个世纪的产物啊!”

没等孙哲平哈哈大笑,狐狸直接跳到他肩窝,将蘸过墨水的爪子拍到孙哲平脸上。

***


狗不好养,猫不好养,狐狸更不好养,尤其还是一只会说话的狐仙大人。

“乐乐,你是不是会掉毛!?”孙哲平一脸惊恐地盯着正欲跳上自己宝贝席梦思的张佳乐,“别!你要是敢上来,我把你裹成木乃伊!”

可每当孙哲平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大床中间横着一只伸长的毛绒绒,他悲愤地把浴巾往床上一扔,认命地睡了沙发。

可很快他又回来了

孙哲平把床上的狐狸摇醒,好声好气道:“乐乐,你没洗澡,不能睡我的床。”被摇醒的张佳乐窝火地瞪了孙哲平一眼。

“要不我帮你洗?”

张佳乐一跃而起,整个身子撞上孙哲平的肚子,他被张佳乐撞得一个踉跄,脊背磕在木质衣柜上,顿时疼得脸白。

“嘿你这暴脾气!”孙哲平目送张佳乐进了浴室,捂着肚皮张口大骂,“都是大老爷们儿你还羞?”

***


孙哲平迷上了晒宠物

「我家狐狸,是不是特傻?」

「乐乐今天又踢翻了它的食盆,真是个不省事的狐狸!」

「不行,太皮了这个!我要带它去宠物店做结扎!」

--来自孙哲平的朋友圈

每次配上的图,不是张佳乐翻白眼的时候,就是灵魂摇摆的时候。偶尔也会看到它苦着一张狐狸脸极不情愿地对着手机“嗷嗷”

“休想将我‘咔擦’掉。”张佳乐不轻不重地在孙哲平指尖咬了一下。

……狂犬疫苗也得备上了,孙哲平想。


***


孙哲平今天又出去溜狐狸了,把张佳乐后脑的一撮毛拿细绳扎上,十分炫酷地带出了门。他照常小小的一只呲牙把人家公园大妈的哈士奇吓得蹿起一米多高。

“小伙子!你这什么品种的狗?!”大妈扯开嗓子吼道,唯恐孙哲平听不见,语气有些不友好。

孙哲平愣了一下,随即以同样的音量吼了回去:“狐狗!这是狐狗!!”

“什么?虎狗?!”大妈撅噘嘴,“这性子,是挺虎的……”

没等张佳乐开口说话,孙哲平连忙捂住他的嘴,往怀里一抱,小跑着回了家。

“你才说我是什么?”张佳乐有些懊恼。

“宝贝儿,我的心肝宝贝儿。”孙哲平讨好地嘿嘿一笑,捏了捏它的狐耳。


***


今天孙哲平又作死去和朋友们聚餐,他们有的买车买房,有的娶妻生子,像孙哲平这样干干净净地屌丝已经属于珍稀动物了。

珍稀动物孙哲平恹恹地回到家,扑在沙发上。张佳乐闻声过来,甩了一下大尾巴,就往孙哲平怀里钻。
“乐乐……你不是狐仙大人吗……”孙哲平有气无力地开口道,顺手捋了捋张佳乐的毛,“您老施个法,给我变个女朋友吧……”他又想了想,放低了择偶标准,“男朋友也行啊。”

张佳乐叹了口气,跳下沙发,站到宽敞的客厅。一道白光闪过,它的影子瞬间变得高大起来。

是一个皮肤白净,捶着小辫子的青年,身着乳白色体恤,袖口处泛着栗色,搭上一条天蓝色牛仔裤,说不出的匀称协调。

“大孙啊。”张佳乐走过来,凑近孙哲平,指着自己的脸道,“这样的,行不行?”

大孙感动得眼泪汪汪,他从沙发上坐起来,耿直地猛点头:“行!”



***

从此的“它”就要变成“他”了,搂着青年不放的孙哲平乐滋滋地想

也不用打狂犬疫苗,也不用“咔擦”掉张佳乐了

过了这么久,张佳乐竟然忘记了自己第一天来孙哲平家的逃跑计划。


END

评论
热度(10)
  1. 悲逆流川—乐弥❤️荷姀梓【六月备考】 转载了此文字
    么么谢谢宝贝儿😘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