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于去年巴黎的深秋

*没试过这种风格(非主流文学),咱们凑合凑合……凑合个屁,就是写不出感觉。我迟早要完

不不不我已经完了,怎么会这样……

正文


宋岚不清楚此时是晚间几点,巴黎的街头已经不存在过往的行人,漆黑的夜空看不到繁星。暖洋面吹来的西风夹杂着细雨冻成了寒流,十分殷勤地在他脸上点缀一番,原本如霜冻般的神色又徒添了几分冷酷。

其实也并无例外

宋岚提了提颈上厚重的围脖,将头顶黑色伞面压低了些,瞬间变窄的视线蓦然撞上不远处澄黄的灯光,他怔住了,仿佛在静谧沉睡的小城看到了天使。

那是一家还未打烊的小店

此时深夜,他既不渴也不饿,却如同孤独的浪人,本能地朝温暖的地方行进。

吱呀------

“晓,有客人。”一声纯正的法国地方腔调打破了无声的夜晚,“喔,跟你一样,还是个高个子亚洲人,你不冷吗,老兄?”
那是个年轻的法国人,下巴留着浅浅的胡须,深邃的蓝眼睛不加掩饰地向宋岚传递着热情。

宋岚眼神忽闪而过,将屋子草草打量了一遍,这是一间不太大的饮品店,甚至称不上是酒吧,厚实古朴的木料餐桌散发出淡淡的森林味道,看似与繁华的都城格格不入,却又恰到好处地镶嵌在街头,自成一格。

宋岚礼貌地摇摇头,随即将目光转向那个法国佬口中的另一个亚洲人。他虽没有宋岚高,但也身材匀称,肤色雪白,嘴角擒着笑,若是没有那双墨黑色的星眸,宋岚更愿意相信他是一个洁净秀气的欧洲人。

“星…”宋岚下意识脱口,又强制自己了闭嘴,屏住呼吸,捂住胸腔内狂跳的心脏。

那人也惊得睁大了眼,但很快收敛了神色,微微颤抖的手心随意整理了一下工作制服的领口,他甚至换上了吧台服务生特有的职业笑容,在宋岚组织好语言之前打断了他:“先生想要点些什么?”

宋岚素来不惧严寒,在头一次抵达巴黎的夜晚也穿得比常人单薄,而此刻却想被人泼了一头冷水,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可他也配合着服务生换上冰冷神色,冷声道:“60度Whisky,谢谢。”

服务生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正当他转身在酒柜中挑选时,小店的门被猛地推开,一个高挑的女人提着包走进来。

“威尔斯!”她操着浓重的法国腔,带着砂糖的甜蜜嗓音传入那个叫威尔斯的男人耳中。

“嘿,亲爱的。”威尔斯笑着用白色细软布擦拭完一瓶红酒,将其重新放入酒架上,一把揽过那个涂着艳色口红的妩媚姑娘,转头对服务生道,“爱人突然来访,这可没办法,我的工作时间结束啦。”

“明天见,my little star。”女人也朝服务生摆摆手,弯起嘴角露出洁白的牙齿。

“再会,伊莱恩小姐。”服务生友好地笑笑,冲她点了点头。

离开前,威尔斯攀住宋岚的肩,凑近他耳语道:“先生,省着点儿喝,60度Whisky不是闹着玩儿的。”

这对爱侣像一阵风似的卷出了门,将少许暧昧的气氛留给了剩下的两个人。

服务生找到了酒,搁在柜台,推给了宋岚。宋岚正欲放上一张钞票,却被服务生抓住了手,硬塞了回去,“不用,今晚我请你。”语气冷静而漠然。

他手心突然传过宋岚的温度,指尖瑟缩一下,迅速将手抽回来,他十分不自在地别过脸,拿起方才威尔斯擦酒瓶用的白布,在宋岚站着的柜台面前心不在焉地抹过。

宋岚顺手拿起桌上的开瓶器,撬开了酒盖,一股小麦发酵的刺鼻烈香激得宋岚挣不开眼,他扭过头隐忍地咳嗽几声,沉默了片刻,闭上眼仰头将半瓶酒灌入口中。辛辣的热流灼得肠胃隐隐作痛,一股暖气直冲咽喉,他终于忍不住再次剧烈地咳喘,热意腾上双颊,眼泪顺着泛红的脸划过,难堪极了。

“这么烈的酒你也敢喝。什么时候学会喝酒的?在我离开前?还是说…你一直都会?”

宋岚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并不想让眼前人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只得垂下头,靠着吧台,苦涩地笑出声,哑着嗓音道:“星尘……这些年,你过得好么?”

“如你所见。”晓星尘眼底仿佛含着一汪秋水,平静坦然,不见其波动,他搭在台上蜷曲的手指稍稍伸直了些,却并未有任何举动。

直到宋岚再次将手中酒瓶倾倒,这个素来温柔可亲的服务生破天荒挣着赤红的双眼夺过酒瓶狠狠往台上一跺,一声玻璃的脆响,震得一旁架子上倒挂的高脚杯微微颤动。

“够了!”晓星尘几乎发出了与自己嗓音大相径庭的尖叫,一把拧过宋岚的衣领,将他扯到自己面前,唯恐不能撕碎他的外套,“宋岚,我不想看到你再发酒疯。”

宋岚心中一抽,方才还被烈酒熏热的脸瞬间结上了厚厚的冰霜,寒气逼人,让晓星尘快要看不清他的面容。宋岚就着两人这样靠得极近姿势,直视那张气得发白的脸,双眸染上愠色,气压低沉得可怕
“晓星尘,你什么意思?”

晓星尘冷笑一声,不作回答。

宋岚沉着脸,抓住那只拧着自己衣领的手,狠劲拽开,转身出了小店。

没有例外,连天使也没有了,宋岚悲哀地想。

待宋岚摔门而出好久,晓星尘才意识回笼,将盯着门的目光收回来,不由分说地举起宋岚方才未喝完的酒一阵猛灌。

晓星尘的酒量未必比宋岚好,几口烈酒下肚,眼前景物天旋地转,胃中也跟着翻腾搅动,他踉跄着扶过墙,一路摸到洗手间干呕,几番折腾下来,晓星尘差不多被抽走了所有力气,摊坐在地上,他抬起手抹掉额顶冒出的冷汗。四下无人,令人恐惧的孤独感迎面袭来,晓星尘终于崩溃地嚎啕大哭。

就刚才宋岚喝酒的狼狈模样,此时谁也不比谁有脸。

“为什么…为什么还不死心地跟过来……我已经不想再见到你了……”

……

自宋岚拿到硕士学位后,就下定决心不远万里要来寻晓星尘,可经那晚之后,事态又往不太乐观的方向发展了好些,他又不愿空手而归,只好趁着人流涌动穿梭在大街,在小店外来回踱步。

把衣领扯得老高,双手揣在大衣口袋里,转来转去。宋岚发誓,他至今没有做过这么猥琐的事情。

小店没有窗户,外墙是一层玻璃,就像服装店的橱窗,精致而美观,内内外外一览无余。

“宋先生,您已经在门口溜达好几圈了,讲真,我们店还真差个保镖,不用给工资的那种。”威尔斯拉开门,朝宋岚咧开嘴笑得开怀,但很快拿出了该有的绅士风度,拉开门给宋岚让出一条道,“不进来坐坐吗?”

“您认得我?”宋岚扬起眉,颇有些意外。

“谁会真正地放下过去呢?您能放得下吗,先生?”

宋岚犹豫着踏进店门,四处望了一眼

“很遗憾,他不在。”威尔斯笑道。

“是‘幸好他不在’才对。”宋岚叹息一声,挨着离自己最近的桌椅坐下,这才想起刚才威尔斯所言,不免仔细揣摩一番,“你是说,他跟你提到过我?”

“想喝点什么?”威尔斯跳过了宋岚的问题,“60度Whisky?”

“……有茶吗?”

“我没有,但星尘有。”威尔斯摆摆手,又从酒架下面的柜子里抽出一个盒子,“我相信他会原谅你偷喝他的茶叶的。”

“他永远不会原谅我的。”宋岚独自喃喃道。
他接过盒子里的那包茶叶,撕开包装,报复似的往桌上的茶盏中叮叮当当倒了大半包,看着袋中所剩无几的茶叶,宋岚仿佛解了气,喟叹一声,大快人心。

“星尘刚过来的时候,孤零零的一个人,法语不熟练,费好大的劲才找到学校所在位置,又因为不适应巴黎的气候,经常生病。”威尔斯拿起茶杯一旁的小匙,漫不经心地搅动着杯底的细小茶叶,试图将深绿色的茶水搅淡,“为了学业,便找到这家店偶尔帮忙经营经营,店的上面有个小阁楼,就是他平时的住所,有天晚上,他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发高烧却不自知,口里却一直念叨着一个名字。‘宋子琛’,不是你,还会是谁呢?”

宋岚心中一动

话毕,威尔斯才意识到自己说了这么多,渴得不行,把泡好的茶给自己斟上一杯,舌尖刚碰到茶水,就被苦得眉头直皱,差点没一口喷出来
“唔…这是泡了多浓的茶……阁下,您太重口味了。”

威尔斯素来认为只喝茶不喝酒的男人多少有些娘炮,而现在看来,面前这位一米九先生吃得起烈酒,喝得了苦茶,口味重得非常人能及,不禁佩服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连称呼也变了。

宋岚嘴角上扬一个弧度:“酒能解愁,茶能静心。”

“照你这么说,你们俩那晚初遇时,你本该惊喜,以茶静心,你却点了烈酒浇愁。而现在与他疏离了,本该解愁,你竟然喝茶静心。这说不通。”

宋岚摇摇头:“那晚相遇,惊喜过后是失望,于是借酒消愁。现在了断了,释怀了,以茶静心,反倒多了一份坦然。”

这说得通

两年前,如果宋岚在毕业晚会上借着酒劲强吻晓星尘后没有落荒而逃,或许茶和酒都可抛于身外,两个去法国考研的名额表单也不至于被撕毁一张。而如今却落得一人相守一人离。

爱情的形式多种多样,但最终的结果却各有差异。它可以像西方童话的结局那样幸福美满,它也可以如同罗密欧和朱丽叶那般凄凉哀婉。

爱神无暇眷顾每一对有心人

而宋岚认为,他与晓星尘二者都不是,他们之间从未有过所谓的爱情。连友情也快消耗殆尽了。

“那晚是我伤了他,亵渎了他对我的感情。”宋岚垂下头,两只手臂绞在胸前,“可我别无他法,从那之后,为了冷静下来,不再对他做逾矩之事,便一直没有跟他来往,不久,他就订了机票只身来到这里。”

“你愧疚过吗?”威尔斯双眼凝视着宋岚,被迫让他抬起头来。

“如果我没有,此刻就不会坐在这里和您饮茶了。”宋岚苦笑道,“我爱他,可他最后连机会都没留给我。”

“你见过我爱人的,伊莱恩像是郝思嘉那样的小野猫,大胆而妩媚。但星尘不一样,有时我真觉得他像个忧郁王子,虽然脸上时常挂着笑,但我没看见他真正开心过,拒人于千里之外,比小野猫更难招架。”威尔斯皱眉,仰头将杯中茶一饮而尽,痛苦地咽下去,“友情不可亵渎,爱情可以再生。他同样也深爱着你,你需要机遇,宋先生。”

“想跟我去小阁楼看看吗?”

……

一声脆响,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每天都有繁琐的事情充斥在脑子里,晓星尘困倦得灯也没打算开,直接摸黑去了卧室。

他连被子也没有掀开,直接倒在松软的床上。晓星尘摊开手掌,不经意触到被褥上残留的一丝余温,不等他睁大眼惊呼出声,另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闯入眼帘。这间房的钥匙,除了晓星尘,便只有威尔斯带在身上了,不用脑子想也能猜到这贼是怎么进来的。

晓星尘还未来得及感叹自己交友不慎,那人便束缚了他的双手,发了疯似的啃他。他趁晓星尘急喘,趁虚而入,急不可耐地扫过齿龈,吮咬着鲜红小舌,紧紧搂着他不撒手。

晓星尘终于从惊惶中回过神来,发了狠重重一咬,伏在自己身上的贼吃痛退开,嘴角扯出一段血丝。他舔了舔,将头埋在晓星尘的颈窝。

晓星尘无声地笑了:“宋子琛,你好意思爬我的床,难道还不好意思看我吗?”

宋岚没有动,沉默一阵后,闷声道:“你过得好吗?你真的快乐吗?”

“谁能真正放下过去呢?你放得下吗?”

晓星尘微微一颤

你放得下吗?你忍心与我形同陌路吗?你愿意跟我擦肩而过吗?

……你真的不想我吗?

晓星尘闭上眼,尽力平复着呼吸:“子琛,你放开我,不然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朋友?”宋岚闻言,不禁反问,“晓星尘,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谁要跟你做那见鬼的朋友

说罢,宋岚猛地撕开了晓星尘的衣领。

“宋子琛!!”

宋岚俯身,虔诚地在他锁骨上落下一吻,将怀里人往上提了提,让他靠在床头。他旋开了一旁台灯的开关,柔和的暖光打在两人的脸上,晓星尘忽然闻到了一股淡雅的馨香,随即,一大束扎好的玫瑰被塞入了自己的怀里。

“Je t’aime(我爱你)”简短的法语用宋岚低沉的嗓音绕出来,性感又销魂,他尽力用最深情的目光凝望着眼前的心上人。

晓星尘怔怔看着眼前这个朝思暮想的男人,突然出现的光亮晃得他有些挣不开眼,他收紧了怀里的花,仰起头拼命地憋着眼角泪水不往外流。

宋岚见晓星尘红着眼不语,心下有些慌乱。与其这样沉默不言,还不如让对方把自己打一顿来的快。

突然安静的空气太让人尴尬了

人怂一时,险些误了自己一世的幸福,而宋傻子竟还想着故伎重施,转身欲逃。

“混账!!”宋岚只觉得自己后颈的衣领被人拽住,晓星尘猛得往后一拉,两人双双倒在床上,他还不解气,攥紧了拳头毫不留情地往宋岚脸上挥去。
“糟蹋了我这么多茶叶,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说了情话送了花,却反倒被人臭骂一通,还差点被揍出鼻血。宋岚决定收回刚才所想,摸了摸淤青的脸颊,委屈极了。

威尔斯曾说久别重逢的爱侣需要进行一场激烈的性/////事,而曾经嘲笑过他的晓星尘此刻正驯服于他人身下,哽咽着搂住爱人,任其退去两人衣衫。打脸打得啪啪响。

……

凌晨两点,机场依旧明亮,疲倦的旅客拉着行李箱,四下散开。箱轮‘隆隆’的滚动声让机场外身着黑色大衣的年轻人抬起头,把迎面走来的留学生拥入怀中。

晓星尘放开行李,两手插入宋岚外衣的口袋,将头埋入他的胸口,长时间的昼夜飞行让他疲惫不堪,这一抱,让他彻底卸下了身上沉重的包袱。晓星尘长舒一口气,许久,才柔声道:“不是不让你来接机吗?耽误帅哥睡觉可是要负责的。”

“那你去年揍我那一拳的时候可曾想过要对我负责?”宋岚接过晓星尘的拉杆箱,搂着他往外走。

午夜的街头几乎是万籁俱寂,唯有天上星子忽闪,深秋的夜能冻碎骨头,两人紧紧挨着,缓缓行走在回去的路上。

“没想过,光想着揍你去了。”

“那你现在可得对我负责一辈子。”

END

完了完了,稀烂,再也不写现代了QAQ

最近突然就伤感了起来,我在想,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如果有一天我发了文,或者刷tag的时候,再也没有熟悉的小伙伴的身影了,那时候我一定会很失落吧

大家一定要珍惜在一起产粮的日子啊!!

评论(16)
热度(50)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