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加我微信看晓星尘在线骗婚

*没错是我,段子狗摇身变成标题狗,文体不明,应该是talk show
*不要开评论骂“还我明月清风!”,明月清风被我吃了
*以下梗源是我与我小姨的沙雕消息记录,插微信截图不方便,我就直接手打出来给大家看看

小姨:找男朋友要找长得喜庆的。

我:???

小姨:要找长得喜感的。

我:???你是想说找个爱笑的吧?【/笑哭】

小姨:嗯,对嘛,当然也不能是那种成天哈哈哈的,跟个二百五一样。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我是二百五……

小姨:也别找那种整天板着脸不说话的那种,好像谁欠他似的,看着急人

我:人家可能比你更急【/笑哭】

 

 

 

正文

 

 

 

Hello大家好,我是晓星尘,今天给大家说说自己的相亲往事,希望听完后大家都有所领悟

作为一个大龄男青年,我对相亲是拒绝的。真不是人家姑娘长得不好看,你们不知道,外科医生一周七天,五天都在加夜班,老子他妈的还等着悬壶济世呢,相什么亲?

所以啊,年轻的时候我对相亲都是各种抗拒,要么迟到一个小时,要么打扮老土邋遢,要么一坐下就给姑娘讲荤段子,要么直截了当告诉她们,我喜欢这家店炒麻婆豆腐的大叔。

至于女孩儿们多少次把茶泼我脸上,我已经数不清了

于是我妈痛心疾首道:儿子!你吃电话线长大的吧?!脑袋筋这是弯了多少圈呐!

不过,少壮不相亲,老大也不会徒伤悲的。正是因为如此,我现在应对家里逼婚已经游刃有余了。
人嘛,缘分到了,你的那个谁自然也就出现了

这几年一过,我妈依旧对我软磨硬泡,不过,要求可就低得多了:儿子,请务必娶一个‘人’为妻。

不论是男是女

诶,这话我爱听,没了那么多限制这老婆也就好找多了。像以前啊,说什么“要找一个长得喜感的不准找那种一天到晚板着脸不说话像是谁欠她似的”,多不中听啊,这不是憋死人家姑娘吗?我也不乐意呀。

于是这次,我十分诚恳地答应了我妈去相亲的要求

可是我这破赌鬼坑儿子老妈,说了相亲地点就坐上了麻将桌,从此杳无音信。

好歹告诉我一下人家的名字吧?

我自认倒霉,穿上了人生第一件白西装,走进了路口转角处那个咖啡店。然后,我意识到了比不知道对方名字更严重的问题。

我妈没告诉我相亲对象是男是女啊!

不过幸运的是,我一进去就发现,几乎所有雄性生物都孤立了我这个单身狗。只有最角落的那桌是个唯一,我仿佛找到了和我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朝他走过去。

嗯,对方跟我同性。

刚坐下,我就被他给惊艳到了,他没有像我一样穿得这么正式,只一件黑色夹克就能把他的冷艳气质发挥出来了。长得特好看,人还特别高。

哥们儿,我是吃电话线长大的,你吃什么长大的?

他桌上放了被咖啡,低头看书,貌似觉察到桌对面有动静,抬了抬眼皮,瞥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

……哥们儿,这就是你相亲的态度?

为了打破尴尬气氛,我主动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晓星尘。”

“嗯,宋岚,宋子琛。”他这次头也没抬。

“……”

可能他也是被逼婚的,我突然有些同情他了。我没有因为他的冷漠而生气,我说:“你这样不行,你要学会跟陌生人交流。”

他终于屈尊放下了书,喝了口咖啡,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我,道:“哦,你想说什么?”

“从认识对方开始吧!”我俩终于迈出了第一步,交换了名片。

看了他的名片我才知道,原来宋岚是个警察,怪不得他一身都散发出‘你敢动我拍死你’的气息。不过,我俩一个抓人,一个救人,想想还挺般配?

“医生?”他有些诧异地盯着我看。

终于开口了!我连忙答道:“对呀对呀,跟你一样忙!”

“…还行。”他又喝了口咖啡。

我又问他:“你家里人,有没有给你算过卦?”

万一咱俩八字不合怎么办?

“……”不过他好像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既然打开了他的话匣子,我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以后的几个小时,我也记不清是怎么过去的了,虽然大多数都是我说他听,不过他貌似对我提出的话题都比较感兴趣,偶尔也会颇有兴致地开口聊上两句。

从家庭谈到爱好,再谈到理想。原来他也跟我一样,想要帮助他人,拯救世界。(??)

眼看着聊到最酣畅的时候了,我趁此机会,神叨叨地凑近问他:“哎,彩礼钱,打算要多少?”

哎,你们是不知道,人穷啊,就这幅德行

“要多少?”宋岚不大高兴地皱了眉,“不是我给吗?还有,我现在还不打算结婚。”

不!打!算!结!婚!?

这位警官,您知不知道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我有些急了,老子花了一个下午泡你,你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我拍桌而起,绕到他面前,准备揪住他衣领质问,结果我刚一伸手,他就急忙往后躲了躲。

哟,大闺女,怎么,还不让碰啊?

于是我拿出了二十六年单身老se棍的的姿态,去拉他的胳膊。可我差点就忘了,他是个刑警。

一声闷响,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我们这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在拍八点档都市狗血剧呢

各位看官,瞧一瞧看一看啊,警察上街打人啦!

突然,一个穿水粉色泡泡袖短裙的姑娘慌慌张张奔了进来,她四处望了望,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了我俩的战场。

“对不起,我来晚了……”她委屈得要哭出来似的。

哦,原来这才是我的相亲对象……

她看了看跪趴在地上的我,又看了看把我一掌打趴下的宋岚。

“请问…你们俩谁是晓星尘、晓先生呢?”她缩着脖子,红着脸期期艾艾道。

那姑娘长得可真水灵,眼睛大大的,留了个齐刘海,乖得跟小白兔儿似的。可惜,从那时起,再也不会有一个女人能让我心动了。(其实以前也没有过)

我没等宋岚开口,直接跟妹子指着宋岚道:“他就是晓星尘。”

姑娘又看了看把我打趴下的脸黑成锅底的宋岚,吓得花容失色,提起包转身就逃,拿着手机边跑边哭:“妈!你不是说晓星尘是个很温柔的男孩子吗?怎么我刚到他就跟别人打上啦?万一他以后欺负我怎么办…妈,我不相亲了……”

天呐,我的一世英名

不,我是说,这抗拒相亲的伎俩跟我以前的如出一辙呀!姑娘,演技不错啊

于是我决定陪她一演到底,我拽着宋岚的胳膊站起来,抓着他不放:“你毁了我的名声,你要补偿我。”

宋岚沉着脸问:“怎么补偿?”

我拽着他问:“你知道民政局怎么走吗?”

他居然被我气笑了,说:“别去民政局了,跟我走一趟警察局吧。”

 

 

 

 

 

 

 

 

既然我妈安排我跟男人相亲,总得要知道自己的定位吧?于是我长了个心眼,跟我妈来了个夺命连环call:“妈,你是想要儿媳妇还是金龟婿?”

“碰!…呃啊?金龟婿吧,听着舒坦……加加二十四!胡了!给钱给钱!”麻将的隆隆声让我快要听不清她说了什么。

我砸了手机

妈,你就这么坑儿子的吗?

 

 

 

#加我微信【ID天王盖地虎,宋岚一米五】看我与子琛的更多互动!#

 

 

 

END

 

 

 

 

所以,最后他们还是去了民政局?

感觉岚岚要被星星烦死了

评论(22)
热度(101)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