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脸没皮的小家子气创作者

不洒脱不淡然,会害怕离别

如若被扰,请拉黑我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就是菜(你会爱我吗?)

不高冷,交友随意
智商为零,情商为负,慎为之

不是太太是阿梓

背景来自:yogin幺了个菁

尽余欢

*纯糖无脑甜,不走心段子
*今天心情不美丽,于是群发骚扰众lo主,如若被扰,请立刻拿起手机拨打……咳,不管你我是生米还是孰饭,我都祝你们七夕快乐!(系统繁忙,我祝福还没发完……)

大概是两人还没成为道侣的时候

宋岚对晓星尘说:你跪着也要把饭吃完

正文



盛夏正转过初秋,池塘荷花还未来得及凋零,偌大的荷塘便闯入了一黑一白两道倩影。

晓星尘足尖轻点过池面,雪白衣摆蹭过粉荷花瓣,带走几缕清甜,水上碧叶也随着他的动作翩跹。他抽出霜华,剑锋挑过水面,带起一层细浪,轻柔地击打在船头。

宋岚屈膝坐在船上,侧耳听着由远即近的破空声响,他从容地站起身,反手抽出拂雪格挡下晓星尘的突然袭击,剑声铮然,晓星尘又退至数米处,藏匿在重重花影中,拥红妆,翻翠盖,扬起一池子水。池水如春日雨露往宋岚身上洒去,宋岚眉峰一拧,画出一道火符,扔掷在半空,化去了水露湿气,执剑踏上船舷一旋,剑光接踵而至。

晓星尘唇角微挑,堪堪避过拂雪锋芒,腾出另一只手,伸向宋岚,挑起他的下巴,摸过他的脸颊,轻轻一拧,气定神闲地立于木船上。

手感真不错,晓星尘乐滋滋地搓了搓掌心

这不像是在与自己切磋剑法,更像是在调戏,宋岚抚上被捏的脸颊,如是想到。

晓星尘看着宋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的脸,又看了看他本人的窘迫神色,仰着头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子琛真可爱!”

“……”

宋岚气结地搂住他的腰,往船边上甩。晓星尘正笑得浑身发软,哪儿经得起宋岚这架势,他顺着宋岚的动作往外旋,素白道袍被清风掀开,平静无波的池面绽开了一朵白莲。

一个成年修士就这样被人甩了出去

哗啦一一

一声巨响,刚聚在荷叶下的锦鲤们又惊惶地四下散开,被这个从天而降的白色人状物吓了一跳。

锦鲤经方才那一场浩劫,又在浮起的荷叶下聚拢,荷塘面的水波逐渐趋于平稳,而那个被丢到水里的人迟迟没有浮上来。

“晓道长,你再不上来,可就要被鱼给吃掉了。”宋岚微微弓下身,凝望着不见底的水下。

他等了半晌,可晓星尘像是蒸发了一般,再无踪影。“星尘?”宋岚有些意外,想着跳下去看看。

“星……”还没跳就被人甩了一身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晓星尘化去了避水诀,笑倒在船上,捂着肚子打滚。笑完后,又掏出一朵开得正盛的荷花,掂着搁在宋岚头顶。
“鲜花配美人儿。”晓星尘笑出了泪,抖得厉害。

正是宋岚性情清淡冷冽,使得晓星尘总是在他身上找乐子。虽说是自己吃了好些亏。

宋岚板着脸剜了他一眼,拂去身上的水花,拿下头顶荷花放在船头

河岸上的人声热闹了些,晓星尘循着声望过去,眨眨眼道:“今天可是什么节日?人好多。”

“七夕。”宋岚与他一同看着岸边,“走吧。”遂御剑而起,朝岸边飞去。

到了街上,晓星尘才真正被争先恐后卖吃食的小摊震慑住了,他再次打起了宋岚的主意。

“子琛,那个那个。”他拽着宋岚衣袖,指了指一旁的糖葫芦。

宋岚会意,掏出了钱袋。

于是

“子琛,糖炒栗子看起来不错哦。”

“子琛,糯米团好香!”

“子琛,我没吃过黑米糕。”

“……”

宋岚正掂量着晓星尘胃的深度,他又拽住了自己,指了指冒着热气的饼铺:“子琛,那是什么?”

“葱油饼。”宋岚沉痛地回答。

于是晓星尘又拽着宋岚不动了。

“你是不是喜欢他呀?”买葱油饼的是个孩子,那小男孩儿看晓星尘理所当然地让宋岚掏出钱袋付了铜板,趁机指着宋岚问晓星尘。

“…唔?”晓星尘一楞,宋岚不善于对付小孩儿,又向来不让他边吃东西边说话,所以晓星尘只能鼓着腮帮子和一个十岁半大的小孩儿干瞪眼。

他好不容易“捶胸顿足”将油饼咽下去,对小孩儿道:“我们是朋友啦。”

“你真走运,我的朋友就没这么大方…”小男孩儿盯着一脸肉痛的宋岚,向晓星尘投以羡慕的目光。

“他可有钱了。”晓星尘自豪地拍了拍宋岚的肩。
宋岚数着钱袋里所剩无几的盘缠,点了点头。

“可是今儿个是七夕啊!”小男孩自顾自嘟囔着,“你朋友俩一起过吗?”

是哦,今天是七夕。晓星尘侧过头望着宋岚。

宋岚拉过晓星尘的手,木着一张脸道:“朋友也可以一起过七夕的。”
他们在小男孩儿继续纠缠前离开了饼铺。

正午,艳阳高照,晃得人睁不开眼,晓星尘将拂尘插在腰间,抬起手在脸边上一个劲的扑腾,宋岚抬眼看了看他,不动声色地渡了些寒气过去,将他拉到就近的茶馆坐下。

“乘凉,顺便吃午饭。”宋岚吩咐店里伙计上了些小菜。

“子琛…我吃不下……”晓星尘苦着脸,目光一一扫过面前的菜碟,朝宋岚眨巴眼。之前的小吃已经填满了他的胃,而晓星尘早在很久以前,就义正言辞地向宋岚声明他的胃并不是一个无底洞。

只不过,吃不下的原因不单单是这个。

“吃。”宋岚并不为之所动,夹起一团米饭送进嘴里,他早料到晓星尘会是这样,却也想惩罚惩罚他。

“子琛啊,我真的吃撑啦,不信你摸摸?”晓星尘抓过宋岚的左手,放在自己微微突起的肚皮上,“像怀了三个月的宝宝似的。”

他自顾自地打着哈哈

“你如何能怀?”宋岚挑眉,嘴角也染了笑意,放下手中筷著正视他。

晓星尘没想过宋岚会跟他开这种玩笑,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星尘若是怀得上,我倒也想要一个。”

晓星尘瞪大了眼

“我喜欢你。”宋岚悄悄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吃饭。”

于是晓星尘十分快乐地扒了三大碗干饭

说到底,还是个无底洞,宋岚汗颜。


END

不算是告别吧,不过确实要告一段落了,这就是我最近突然高产的原因。
何方道友明年渡劫?带我一个!

之后的一年就要准备渡劫了,所以我被迫变成白嫖和窥屏模式。大概之后就揣着《长安忆》和另外三个长篇脑洞度过这一年。

要努力博览群书使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啊!

其实我可能每周甚至每天都会出没,但是,产粮?不不不!

很多时候就特别不想把你们当成我的好伙伴,因为会牵挂嘛!牵挂使人痛苦。但是看了二汪太太的一张图就很有感触,生活的巨大压力被我的双道和沙雕道友支撑着,所以我很幸福。

人这辈子那么短,遇见你们真是太好啦

评论(22)
热度(59)

© 荷姀梓【六月备考】 | Powered by LOFTER